奇怪的夢境〖2〗
紅袍男子見新娘子到了,便朝著客廳走去,在場的賓客也一窩蜂的朝著客廳擠去. 離洛遲疑了一下,也跟上大家的腳步,她似乎不受控制的想要知道紅袍男子是誰. 擠進人群,透過縫隙看到兩對著紅色喜服的新人正在拜天地. "一拜天地~"旁邊花媽媽喊道. 話音剛落,兩個人便緩緩的轉身,面向門外的方向,躬身作揖. 而正是這一個轉身,紅袍男子的樣貌展現在了離洛的面前. 此人不是別人,而是蕭寒,不,應該是東方凌云. 離洛危眯起眼睛,看著廳中緩緩轉過身去的兩個人,好像覺得哪里不對勁! 靳家辦喜事,新郎是東方凌云,新娘就應該是靳無情,那麼靳無心呢? 靳無情是靳無心的妹妹,怎麼可能不參加婚禮? 還有這里出現的人都是些沒見過的面孔,離洛很是奇怪,五大家族怎麼可能一個人都不出席靳家大小姐的婚禮! 一系列的疑問充斥著離洛的腦海里,讓她壓抑的心口有些窒息的難受. 就連花媽媽喊完最後一句'夫妻交拜’她都沒聽見. 只是看著兩個人緩緩的轉向面對面,再緩緩的互相躬身一拜. 拜完堂,新人送入洞房.而賓客們則又回到院中互相舉杯暢飲. 離洛跟著東方凌云的後面,悄悄的來到喜房外面. 待里面的丫鬟和花媽媽走後,離洛才小心的在窗戶紙上弄了一個洞,看著里面的情況. 只見新娘子坐在桌子邊,背對著離洛,仍看不清到底是不是靳無情,而東方凌云則坐在新娘子的對面,正好面對著離洛的方向. 東方凌云從桌子上端起一杯酒,遞到新娘子的面前,似乎是讓她喝下去,但是新娘子好像又不願意喝,將臉扭到了一邊.可是東方凌云好像有些生氣,伸手捏住新娘子的下巴,便將一杯酒整個灌了進去. '咳咳——咳咳咳——’大概是受不了烈酒的刺激,新娘子立刻就咳了起來,但是下巴仍被東方凌云控制著,無法擺脫,只能仰著頭猛咳. 見到新娘子如此的狼狽,東方凌云似乎很是快意,竟然仰天大笑起來. "哈哈哈——靳無情,你終于是我的了,那些反對我們在一起的人都被我給殺了,現在你就是我的魔後,哈哈哈——" 離洛從東方凌云的話里知道,新娘子就是靳無情,只是,他話中都被他殺了的人又都會是誰?難道會是靳無心和冷流月他們嗎? 想到會是他們,離洛的心不禁抽疼了一下. 而東方凌云話里的'魔後’兩個字讓離洛更是不解,為什麼他會說靳無情終于成為了她的魔後? 一切的問題再度爬滿離洛的腦袋,揮之不去. 就在她沉浸在疑問當中的時候,房里的東方凌云忽然消失不見,離洛掃視了一圈都沒有發現. 突然覺得後背有些涼颼颼的風,像是吹進了骨頭里一般,離洛不禁打了個寒戰,緩緩的轉過頭,剛一轉過頭便看見雙目猩紅的東方凌云正噙著一抹陰森的笑意看著她. "啊~"一聲尖叫,離洛從夢中驚醒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