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怪的夢境〖1〗
所幸的是離洛所藏身的草叢較遠一些,沒有被殃及,否則恐怕她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便已成了閻王殿的小鬼.

朱雀在天空飛翔了好一會兒,又連燒了好幾處草叢,都未發現什麼異常後,有些不甘心的飛回原處,只是這次並沒有很快垂下腦袋,而是睜著兩只眼睛警惕的看著四周.

離洛躲在草叢里,一邊注意著朱雀的動靜,一邊在大腦里不斷的思考要如何才能戰勝朱雀.

過了大概有一炷香的時間,朱雀才又再次垂下頭.

離洛從草叢里小心翼翼的鑽出來,見朱雀沒有反應,便立刻腳下加速,離開朱雀的攻擊范圍.

她可不想再惹一次已經快要發狂的野獸,何況還是一只會噴火的上古神獸.

回到火堆旁,離洛腦海里都是該怎麼去拿到朱雀的羽毛.

不能硬拼,不能干等.

思來想去,離洛都沒能想出到底該如何才能拿到朱雀身上的羽毛.

順手拿起旁邊的一根棍子,煩躁的在火堆上揮了幾下,立刻便有很多的火星子到處飛,甚至還有一個朝著離洛飛了過來.

袖子一揮,將火星子扇向一邊,離洛的腦子里卻靈光一現!

隨即嘴角勾起一絲得意,站起身朝著池塘邊走去.

只見離洛來到池塘邊,在水里摘了大概有幾十片的荷葉,然後又在岸上撿有韌性的草拔了很多編織成草繩的樣子,抱著一部分荷葉和草繩朝著朱雀的方向走去.

來到剛剛藏身的草叢旁邊,將荷葉及草繩全部放在地上,然後蹲在地上將草繩一根一根的綁在荷葉下面的莖上.

綁的差不多後,拿起一個綁好的荷葉將它綁在附近最高的植物上,然後拿起草繩,一根一根的接起來,一直連著直到下一個較高的植物旁,再拿起另一個綁了草繩的荷葉接上……

以此類推,每次都在較高的植物上綁著一大片荷葉,而每片荷葉下面都連著一根綁好的草繩,一直綁了幾百米遠.

待全部綁完,天空已經泛白.

離洛揉了揉有些酸疼的手臂,走回火堆邊坐下,睜著眼睛,等待著天亮,然後再等著天黑.

靠了不知道多久,離洛竟昏昏沉沉的睡去.

她又做了一個奇怪的夢!

夢里,靳家好不熱鬧的正在辦喜事,離洛從外面走了進來,看到滿堂喜慶,卻不知道到底是誰要成親.

院子里有很多的賓客,卻沒有自己熟悉的臉孔.每個人都高舉著酒杯祝賀著一個身穿大紅錦袍的男子.而離洛所站的地方正是男子的後面,跟本看不輕男子的樣貌.

但是無論她怎麼走,卻就是走不到男子的前面.

轉來轉去,男子都是背對著她.

突然,一聲吆喝讓在場的人立刻安靜了下來.

"新娘子到~"

話音剛落,便從偏院來了一隊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個肥胖的女人扶著一個身穿大紅喜服,頭上蓋著一個繡著琴瑟和鳴的大紅蓋頭,離洛看不清新娘的長相,卻看到旁邊的肥胖女人不是別人,正是雪舞樓的花媽媽!

離洛微愣了愣,再看向花媽媽的時候卻發現她似乎也在看著自己,臉上還揚著一抹透著寒氣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