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藥之朱雀的羽毛〖6〗
由于水里是溫水,面上冒著淡淡的霧氣,所以在水底根本看不到水面上的情況,而且即便再好的聽力,在水底也使不上用處.

又忍了兩分鍾,離洛便喝了好幾口水,如果再這樣下去,恐怕不被朱雀的火燒死也會被水給淹死.

反正橫豎都是一死,倒不如和朱雀一拼!更何況她是離洛,一個高傲的女人,怎麼會容忍自己被淹死在這樣一個小小的池塘里!

打定主意,離洛便一下子鑽出了水面.

可是,待她看清楚水面的一切的時候,已不見朱雀的蹤影.

離洛拖著濕嗒嗒的身體爬到岸上,順便還在水里牽了兩條魚,和朱雀比賽跑了半天,早就又餓的前胸貼後背了.

來到昨天生火的地方,重新弄好火堆,將魚烤上,自己則在火堆旁邊靠著閉目養神.

既然前一天生火都沒惹來朱雀,今天怕是朱雀也不會來.

離洛在火堆旁靠著美美的睡到了日落時分,待她睜開眼的時候天邊的最後一絲光亮消失.

伸了伸懶腰,在快要熄滅的火堆里拔出魚包,聞著魚肉的香味,肚子不識趣的叫了起來.離洛很沒形象的揉了揉肚子,重新丟了幾根柴在火堆上,不一會兒便燒著,照著附近一塊都是一片通明.

吃完一整條魚,將另一個包好放在火堆邊上,伸出袖子擦了擦嘴邊的油漬,站起身朝著朱雀的方向望了望.

但是,由于隔著幾個比較高大的障礙物,根本看不到朱雀,只能隱約看見一片黃暈.

單手托著下巴,危眯了眯杏目,隨即抬腳朝著朱雀的方向走去.

腳下疾行,鬼影重疊.

離洛很快就來到了上午時站立的地方,掃向朱雀的方向,卻發現它仍是臥在原處,腦袋垂的很低!

睡著了?

離洛危眯起眼睛,猜想道.

不過還是不能冒險,站在原地看了看四周,遲疑了一下後離洛轉身朝身後的一堆草叢走去.

從旁邊撿了一塊石頭,然後迅速的鑽進草叢內,再看朱雀時,仍見它腦袋低垂,沒有移動分毫.

掂了掂手里的石頭,伸手使勁的朝著朱雀的方向扔了出去.

'轟——’一聲砸中了朱雀不願處的地面.

只見朱雀立刻抬起頭嘶鳴一聲展翅飛翔在空中.

離洛立刻縮進草叢里,一動不動的蹲在里面.

朱雀在空中搜尋了半天,都沒有發現有任何的異常後,才又落回遠處,站了好一會兒才又臥下去,漸漸的腦袋又低沉了下去.

見朱雀似乎又睡著了,離洛掃了一圈四周,又拿起一塊較小一點的石頭.

她要看看到底多小的聲音能夠不吵到朱雀,進而接近朱雀.

拿起石頭抬手朝著朱雀的方向扔去,這一次,用的力氣也稍小了一些,只是發出'啪嗒——’一聲便沒了聲音.

石頭仍出去後,離洛便貓著頭屏住呼吸關注著朱雀的反應.

只見石頭發出的聲音還沒落,朱雀便立刻抬頭一聲嘶鳴飛向天空.

這一次朱雀似乎有些煩躁,不住的拍打的翅膀,偶爾還向附近可以隱蔽的地方噴出幾個火球.

火球所到之處均是化為灰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