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藥之朱雀的羽毛〖4〗
靳無心看著冷流月消失在結界內,耳邊不斷回響著他說的話,或許是他太自私了.身上肩負著阻止魔君重返人間的重任,又怎麼會有能力去談兒女私情!

低下頭一抹苦笑一閃而過,再抬起頭時臉上已沒半點表情,如傳說中的一般,冷若冰霜,寡情薄幸.

天空一輪紅日升起,照亮了整個大地.

離洛緩緩的睜開眼睛,看到自己睡在樹干上,稍稍的挪動了幾下,松動了幾下窩了一晚上有些僵硬的骨頭.

從樹干上站起來,發現腰上的繩子還在對面的樹木上綁著,現在沒辦法,不可能再回去解,只能割斷.

拔出短刀,正准備割繩子的時候才後之後覺的發現身上的傷口竟然全好了.下意識的便想到是白澤做的.因為除了白澤,誰也不會想到這顆半山腰的大樹上海睡著一個人.

可是,真的有兩個人知道,而是她不知道而已.

也許身體疲憊的人總是會反應遲鈍些,就連離洛也不例外.面對自己的傷口被處理過,她只是稍愣了愣,便沒再多想,也許她是覺得以前白澤也為她治療過傷口吧.

割斷了繩子,摸了摸還我在她懷里睡覺的白澤,吃了一些干糧,喝了幾口水,便開始繼續朝著山頂攀爬.

皇天不負有心人,終于在第二十天的中午攀上了頂端.

在這四十天中,離洛吃光了干糧便開始吃偶爾遇見的果子,實在遇不見果子連一些水分較多一點的樹葉也吃,甚至還吃過生肉.

直接將一些抓到的動物割破喉管,以血解渴,以肉充饑.(啊哦,這里有點太血腥了,但是沒辦法,小說就是想象出來的東西,而且這是玄幻文,所以大家盡量勉強著看吧,拜謝,不理飄過~~)

站在山頂的時候,離洛嘴角彎出一抹好看的幅度,是那種傲視天下的笑容.

神仙做不到的事情,她離洛能做到了,她比神仙還要強大.

攀上了山頂只是第一步,第二步便是如何取得朱雀的羽毛.

離洛在山頂的四周掃視了一圈,發現上面煙霧繚繞,很像仙境.但是就是不見有什麼鳳凰琴和朱雀的蹤影.

既然上來了,晚些找也不遲,首要的問題是必須趕緊解決肚子餓的難題,她已經四頓沒吃了,早已經餓的前胸貼了後背.

身上的衣服也破破爛爛的,有的地方根本就是衣不蔽體,還好現在不會有人出現.不然別人還以為她是又臭又髒的叫花子.

在周圍走了一圈,發現不遠處有一個小池塘,上面荷花盛開,還有魚兒在水里游動.

走到池塘邊,發現水還是溫的.

微皺了皺眉,將白澤從懷里掏出來放在一邊,然後和著一身髒兮兮的衣服一下子鑽進了水里.

抓了兩條魚,還洗了洗身上的衣服和頭發.

爬上岸時,由于衣服濕嗒嗒的,竟全部貼在了身上,顯現出她傲人的身材.

一邊正窩在地上的白澤見到這樣的離洛,立刻掉轉頭看向別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