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藥之朱雀的羽毛〖1〗
准備好一切,離洛取下提前准備好的繩索,背在背上,從懷里掏出白澤,摸了摸它的小腦袋,彎唇露出一抹笑容,淡淡的說道:"白澤,我知道你通靈性,現在我要上山,生死未卜,若你不願與我上山,即可自行離去,天高海闊任你行,若你願與我同往,那麼生死同命!" 離洛說完,將白澤放在地上,自己則轉過身去,不去看它做選擇,她怕自己不能承受白澤舍她而去的打擊. 畢竟,白澤是她在這個異時空里唯一一個同甘共苦過的,而且,白澤的體內如今還留著她的血…… 好一會,白澤都沒跑到她的面前,還以為白澤已經離開.離洛緩緩的轉過身,卻發現白澤正歪著腦袋站在原地看著她,見她轉身,立刻挪動著小身體一蹦一跳的朝她跑來. 離洛見它朝自己跑來,迅速彎下腰一把將它抱了起來,揉了揉它的腦袋,眼眶有一絲微紅. "白澤,以後我們生死同命,擊掌為誓!" 一邊說一邊幼稚的抬起白澤的小前爪,對著自己纖細瘦小的手掌拍了三下. 靳無心看著離洛如此行為,心里默默的一陣悸動,或許他多麼想希望如果離洛知道白澤是他幻化的後,還能與他生死同命! 將白澤收好,重新揣回懷里,然後背著繩子朝山上走去. 剛走了沒多久,便感覺越來越陡,最後,如果沒有東西拉住,根本沒有辦法往上前行. 實在沒辦法,離洛只得撿樹木較多的地方攀爬,然後卸下背上的繩索,將一頭打上活結,如果遇上樹木隔距的太遠的,她便將中間的一節系在腰上,一頭綁在附近的樹木上,另一頭打了活結的則朝著較遠的樹木丟去. 若成功套住較遠的樹木,然後使勁一拉繩子,繩子便會死死的固定在樹樁上,而只需要借來另一頭綁著附近樹木的繩子,自己則拉著繩子往上攀爬. 如果不成功,或者沒站穩滑到的話,也不怕,因為始終有一頭是固定在樹木上,保證不讓自己掉下去,只是有時候會來回晃蕩的時候會撞傷或者擦傷是難免的. 幾個時辰過去了,眼看著天馬上要黑了下來,離洛還在半山腰上蕩來蕩去,每一次都是一只腳踩在棺材板上. 抬頭看了看山上,恐怕還得好兩三天才能接近云層,也不知道云層上面還有多高?! 伸出袖子擦了一把額頭上的汗,離洛掃了一眼附近,尋找可以用作晚上休息的地方.天馬上黑了,如果黑下來還不能找到地方休息,那麼就只能吊一晚上,如果那樣的話,會很危險,而且體力也支撐不住明天繼續攀爬. 掃視了一圈,在左上方十米處有一顆斜歪著生長的大樹,樹干的直徑應該有八十公分,樹根則是深深的紮進了岩壁里,而樹根和岩壁連接的地方正好可以窩下一個人. 打定主意,離洛便手腳並用加快速度,趕在天黑之前到達大樹那里休息. 十米遠的距離,若是平時走路怕連一分鍾也不要,可是攀爬這一段陡峭的岩壁,一個精銳的特工卻用了足足一個時辰之久,足可以證明,這山壁有多麼的難以攀爬,甚至比一座高樓更難爬數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