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藥之雪靈芝的根〖2〗
在離洛懷里的白澤瞬間幻化成一股白霧,飛離她的懷抱,然後在不遠處的空地上幻化成靳無心的樣子. 靳無心嘴角噙著一絲笑意,臉頰仍有些許的微紅,回想起剛剛的那個吻,他便感覺到自己體內有一團火苗在亂竄,不得不暗自調戲壓制住. 伸手袖袍一揮,便在離洛旁邊結下了一層結界.瞬間便又幻化成一只白色的小狼崽,越過結界,鑽進離洛的懷里,閉上眼睛酣然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離洛便收拾好一切准備徒步上山. 將馬的缰繩解開,拍了拍它的腦袋,轉身朝著山上走去. 山上好像經常有人出沒,到處都蔓延著人踩踏出來的小路,或許都是些想要來尋找血靈芝的人踩踏出來的吧. 橫七豎八,到處延伸的小路都有,離洛站在山口,一時卻不知道該往哪條路走. 就在這時,白澤從離洛懷里探出腦袋,烏黑的眼睛死死的盯著一個方向,好像是要告訴離洛往這個方向走. 離洛伸手拍了拍白澤的小腦袋,嘴角勾了勾,便抬腳朝著那個方向往前走去. 她一直認為白澤不是普通的小狼崽,它身上絕對有很強的靈性.只是她不知道這個她一直認為不普通的小狼崽是靳無心幻化的,如果有天發現了,真不知道她會如何對待小狼崽及靳無心呢?! 走了大約有一炷香的時間,前面郝然沒了路,離洛皺了皺眉心站在原地看著前方,忽然從彎下腰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危眯了眯杏目,朝著她若要往前走下一腳會踩下去的地方丟去. "轟——"一聲巨響,地上忽然出現一個深不見底的大洞. 離洛危眯起杏目,從腰間拔出短刀,精神瞬間進入警備狀態. 還好試了一試,否則,掉下去的就不是石頭,而是她自己了. 見洞口半天也沒合上,也沒從里面或者四周出現什麼人或者怪獸,離洛緩緩的彎下腰,又從地上撿起一塊石頭,朝著洞口丟了下去…… 石頭丟下去後,離洛便側耳全神貫注的聽里面的動靜,結果丟下去好一會兒都沒能聽到半點聲音,皺了皺眉,准備再撿一個石頭丟下去試試的. 結果腰還沒彎下去,就看見從洞口飛出來一團東西,速度很快,來不及多想,迅速閃身到一邊. 而飛出來的那一團東西不偏不倚的直接落在了她剛剛站立的地方. 皺了皺眉,走上前一看,竟發現是自己剛剛丟下去的石頭. 離洛從地上將石頭撿起來,在手里掂量了幾下,嘴角勾起一絲不明意味的笑意. 放緩腳步,向前走了兩步,將石頭在手里試了試,作勢要將石頭丟進洞里,結果石頭卻穩穩的掉在了洞口邊. "哎呀~沒丟進去!"離洛故作驚訝的喊道,轉而嘴角勾起的笑意更濃. 話音剛落,便看見一個樹藤從洞中鑽了出來,勾著石頭將石頭勾進了洞中,不一會兒便又被拋了出來. 離洛仍是快速翻身閃躲,石頭也還是穩穩的落在她剛剛站的地方. 危眯了眯眼,心里似乎明白,不管洞中是人是鬼,以此刻看來都對她沒有殺意,既然如此,離洛決定陪他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