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藥之雪靈芝的根〖1〗
"我沒事,你如果願意的話送我回去休息休息就會好的."靳洪生微笑著看著靳無情,他早就後悔當初為什麼沒有將他們的母親接回來,就算是庶出的名分,怕是他們也會過的開心一些. 遲疑了一下,靳無情還是點了點有,伸手攙著靳洪生的胳膊,扶著他一步一趁的往前走. 待她從靳洪生的院子回來時,靳無情及冷流月已經蘇醒,兩人雖面上還是有些蒼白,但總算是呼吸不再是氣若游絲,總算是放下心來了,但是臉上的擔憂之色仍未消減. 靳無心看出靳無情的異常,遂開口道:"無情,是誰救了我們?" "對啊,到底是誰有這麼大本事只幾個時辰便就了我們啊?"冷流月一臉的崇拜摸樣,大有要去拜師學藝的樣子. 靳無情看了一眼靳無心,眼神里有一些異樣閃動,隨即有些僵硬的說道:"是……是……父親救的你們,他自己元氣大傷,差點性命不保,恐怕一年內都不能恢複……"這些還都是她送靳洪生回去的時候,在回來的路上老管家告訴她的,要不然她還真的以為只要休息休息靳洪生便會好起來了,她怎麼也沒想到靳洪生會耗損幾乎全部的玄氣救他們兩個人. 她一直認為,靳洪生就是一個冷血的人. 聽到這樣的一個消息,靳無心和冷流月均是微皺了皺眉心,沒再開口說話. 在他們的心里也一樣認為靳洪生就是一個沒有感情的冷血動物,但是如今卻不惜差點賠上性命的救活了他們兩個,這讓他們一時之間如何消化! 一時間,屋子里沉靜的可怕,每個人都各懷心事的坐在那里. ***************************** 離洛緊趕慢趕的終于在天快黑的時候趕到了靈山腳下,連日的奔波讓她的體能消耗太多,必須補充充分才敢上山,以免遇見什麼意外,也可以奮力拼搏. 遂下馬,在山腳下的一塊大石旁生氣了一堆火,取了干糧和水,吃了些後忽然覺得懷里的白澤動了一下. 趕緊丟了手里的水壺,伸手從懷里把白澤拿出來,就看見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明亮的盯著自己,隨即還抱著她的手指頭舔了舔,原本昨天劃破的傷口頃刻間消失不見. 離洛驚喜的看著這一切,兩只手捧著白澤竟然放到嘴邊,嘟起粉嫩紅潤的櫻唇親了一下.她並不是為了白澤可以為她療傷而高興,而是因為她又不再孤單了,因為有一個如此靈性的小畜生陪著她. 只是她的這一動作,讓本是靳無心魂魄所化的白澤一陣燥亂,不自在的在離洛的手里掙紮了幾下. 離洛見自己親完白澤後,它竟然不老實起來,彎唇笑了起來,這一絲笑容是那麼的真切. "小家伙也會害羞啊!呵呵……" 白澤的恢複讓離洛的心情大好,吃完干糧後便蜷縮在石頭旁邊閉目養神起來. 也許是真的累了,剛剛閉上眼睛便禁不住困意來襲,眼皮翻了幾下就重重的合上,人也沉沉的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