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戰饕餮〖6〗
靳無情走到榻前,因為擔心,臉上又滑下了一串串的淚痕,聲音帶著濃重的鼻音開口道:"我給他們每人服下了一粒續命丹,還要不要再服一粒?"說著從懷里掏出一整瓶的續命丹伸到靳洪生的面前. "不用,你到門口看著,不要任何人前來打擾."靳洪生收回雙手,淡淡的說道. "嗯."靳無情看了一眼榻上的兩人,轉而朝靳洪生點了點頭,便轉身走出房間,順便還將房門帶上. 靳無情走出去後,靳洪生將靳無情及冷流月兩個人扶起來坐著,自己盤腿坐在他們背後的榻上. 待一切弄好後,從懷里掏出一顆五彩奇石出來,石頭通體泛著五彩光暈,待仔細一看,竟是上古神器補天石. 補天石乃上古聖物,女媧所擁有,有起死回生之效.往古之時,四極廢,九州裂;天下兼覆,地不周載.火監焱而不滅,水浩洋而不息;猛獸食顓民,鷙鳥攫老弱.于是女媧煉五色石以補蒼天,斷鼇足以立四極,殺黑龍以濟冀州,積蘆灰以止洪水.相傳女媧補天,曾煉就五色石36501顆,實用36500顆,尚存一顆,她將自己萬年修為貫注于這顆補天所余的五色石之上,自此該靈石就具有特別之力,只是有使用時限,一年之內只能使用三次. 而為了靳無心及冷流月不惜使用一次補天石,而且催動五彩石需要耗費大量的玄氣,甚至耗費的玄氣一年內都無法恢複,足以看出,靳無心在靳洪生心里的分量. 靳洪生將石頭放在左手手心中,而右手結印,凝結玄氣,緩緩催動五彩石,頓時,五彩石隨著他的手飛離左手手心,然後緩緩的飛到靳無心及冷流月的頭頂,不一會兒,兩人的身體便被五彩石的光環包圍了起來. 五彩石在兩人的頭頂上的光暈越來越強,而身後催動五彩石的靳洪生則額頭的汗珠越聚越多,後背也濕了一大片,身體漸漸的開始出現顫抖,看來他的玄氣快要耗到了極限. 靳無情站在門口,不時的回頭看看門板. 但是足足過去了兩個時辰,里面仍是沒有半點動靜. 就在靳無情在門口來回走了九百九十九次的時候,里面的突然傳來一聲咳聲,接著就聽見有人吐血的聲音. "咳……噗……" 靳無情來不及多想,一把就推來門沖了進去,見靳無心及冷流月臉色也已經開始恢複血色,剛松了口氣,便看到軟榻後面靠著著的靳洪生,只見他的臉色無比的蒼白,而嘴角還掛著一絲猩紅的血跡. "你……還好吧?"靳無情僵硬的開口問道,但是臉上擔憂的神色還是透漏出她對靳洪生的關心. 靳洪生見靳無情竟然關心自己,臉上立刻露出一抹欣慰之色,隨即勉強的扯出一抹淡淡的疲憊的笑容,搖了搖頭,虛弱的說道:"我沒事.無心和流月也沒事了,咳咳……只要休息片刻便可以醒來." "哦."靳無情點了點頭,但是眼睛卻一直盯著靳洪生不斷從嘴角流下的血絲,隨即又開口問道:"那你……你怎麼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