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戰饕餮〖5〗
從此以後他們兩個也給自己改名無心和無情.

從出生到現在,靳無情從未叫過靳洪生一聲爹爹,就連平常的話也是能省則省,實在是必須要說的,也是能少說一個字她絕不多說一個字.因為覺得心中有愧,所以靳洪生也有任由她如此.

本來她從懂事開始就執意要教靳無心哥哥,但是在靳無心強烈的要求下,才無奈的一直叫著二哥,只是,在她的心里,靳家的長子靳云天根本就不是她的大哥!

眼看已經過去幾個時辰,服下續命丹的靳無心及冷流月仍然沒有半點好轉的跡象,反而覺得臉色越發的蒼白了些,而氣息也好似游絲一般虛弱.

靳無情在屋子里雙手合十,焦急的渡來渡去,天上的各路神仙都被她求過了,可是仍不見兩人好轉.

最後,實在沒辦法,她決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兩個一直保護她的人離開她.

下定主意,臉上一片堅定,走到榻前,伸手摸了摸靳無心的蒼白的臉龐,低喃道:"哥哥,我一定會救你,你要挺住!無情不能沒有你."

說完,摸掉臉上的淚痕,轉身朝門外奔去.

一路疾奔,來到靳洪生的院子,在院門前還是遲疑的頓了頓腳步,但想到還躺在榻上的靳無心及冷流月,隨即眼底湧現一抹堅定,推開了院門走了進去.

恐怕,這是靳無情有生以來第一次來找靳洪生.

剛剛從屋子里和管家一起走出來的靳洪生看到推門進來的靳無情,先是一愣,隨即臉上不自然的扯出一抹略顯慈愛的笑容,說道:"無情啊,你怎麼來了?吃過晚飯了嗎?"

"找你有事."冰冷不帶任何溫度的聲音,但是臉上的擔憂之色還是降低了幾分森寒.

靳洪生從開始就看到靳無情臉上的憂慮,猜想定是靳無心出了事,否則,這個倔強了十幾年都不曾理她的女兒怎麼會親自來找他.

微皺了皺眉,問道:"無心出了什麼事?"

靳洪生能猜到靳無心出事,靳無情並沒有顯得很是吃驚,只是淡淡的掃了他一眼後,丟下一句"跟我來,否則他就要死了."後便轉身離開院子.

站在後面的靳洪生聽到靳無情的話,危眯了眯眼,隨即撩起袍角便跟著她的腳步走出了院子.

管家站在一邊,一直沉默不語的看著這對仇視十幾年的父女,真但願他們能在這次轉機里和好才好.

靳洪生來到靳無心的院子,結果被結界擋在了外面.靳無情只得單手結印,心里默念咒語放他進來.

這所院落里的結界是靳無心結下的,出了靳無情和冷流月他們三個人可以自由出入外,任何人都不能沖破結界到院子里來.

來到屋子里,靳洪生一眼便看見躺在榻上的兩個人,只掃了一眼便看出他們都是內傷極重,五髒六腑都被震傷,而且內力耗損嚴重,元氣大傷.

走上前,雙手分別伸食中二指搭在靳無心和冷流月的手腕上,眼睛危眯,眉心緊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