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戰饕餮〖4〗
離洛本事充滿冷厲的眼底泛現一抹神傷.

殊不知,此時的靳無心正在鬼門關游蕩,而他還竭力的撐著最後一絲力氣也要將一縷魂魄留在離洛的身邊.

折騰了一晚上,白澤的呼吸仍是越來越虛弱,甚至有的時候根本探不到.

天剛剛泛白,離洛便起身深深的看了一眼奄奄一息的白澤,又將它揣回懷里,殺伐冷血的離洛突然間對這麼一個小畜生生出了憐憫之心,甚至想在它未咽下最後一口氣的時候都將它留在身邊.

昨天一路狂奔,休息一晚上,只要再疾行一天便可到達靈山.

瀟灑的跨上馬背,拉住缰繩,馬鞭使勁的抽在馬背上,馬兒立刻嘶鳴一聲撒開四蹄朝著前方狂奔起來,而離洛卻覺得還不夠快,一個勁的揮動著馬鞭,一鞭比一鞭有力!

很快,身影便消失在路的盡頭.

*********************

回來說靳無心和冷流月昏倒後,血鷹嗅著靳無心的味道來到西山林中,在他的身邊盤旋半天都未見靳無心召喚,遂立刻便朝著靳家大宅的方向飛去.

雖然血鷹的獸語冷流月和靳無情都聽不懂,但是,曾經靳無心交代過,如果一旦有緊急情況,聽不懂血鷹的獸語就跟著它走,它會帶你去找它所要表達的意思讓你明白.

這一次,靳無情正在院子里舞著她的玉簫的時候,就看見血鷹急速的飛旋而下,直接落在了她的肩膀上,嚇得靳無情一下子跳了起來!

待看清楚是血鷹後,臉上的驚恐隨即轉為憂慮,她心里很清楚,如果不是靳無心和冷流月都出了事,血鷹絕對不會來找她.

想到事情的嚴重性,隨即立刻跟血鷹說道:"快帶我去."說完也不管血鷹聽不聽的懂,一巴掌將它拍飛,自己也跟著跨上一匹馬便朝靳家大宅外面奔去.

出了大宅,血鷹便一直朝著西邊飛行,一邊飛一邊在靳無情的上空盤旋著,很快,一人跟著一鷹便來到了西山林中.

剛一走進林中,靳無情便看見血鷹落在的地方倒著兩個身影.

走近一看,才發現原來是昏死的靳無心和冷流月.

"二哥……流月哥哥……二哥……"喊了半天,兩個人均是沒有半點反應.

靳無情只得將馬遷過來,然後吃力的扶著兩個人趴在馬背上,自己則牽著馬朝西山下走去.

一路只顧著擔心靳無心及冷流月的傷勢,卻截然沒發現不遠處一抹玩味十足的目光死死的盯著她,好像獅子盯著一只即將成為它的食物的小白兔!

回到靳家大宅,靳無情直接將兩人帶回了靳無心的小院,慌忙的找來續命丹給沒人服下一粒.

看著臉色蒼白,氣息虛弱的靳無心和冷流月,靳無情第一次感覺到無比的無助.

從小到大,沒有母親的陪伴,如果不是靳無心和冷流月陪著她長大,恐怕她早已不在了人世間.

靳無心的父親靳洪生本是已有妻室之人,卻在外面又招惹到靳無心的母親,而他們的父親卻沒有要將他們的母親迎娶進門的意思.可是,他們的母親卻生下了靳無心,而後又生下了靳無情,看著一雙兒女,他們的母親拿自己的命為他們兄妹兩人換了一個回靳家的名分,他們兄妹兩人是回了靳家,可是他們的母親卻再也不能活在這個世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