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戰饕餮〖3〗
開始應付饕餮一個的攻擊已經很吃力,現在忽然又多了很多行尸的騷擾,靳無心和冷流月更加的吃力.

突然,冷流月一個遲疑便被饕餮擊中了胸口,隨即一口鮮血沖口而出,而他的身體也直直的被撞向後面幾米遠的地方,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靳無心見冷流月受傷,簫聲卻不敢停頓,只能擔心的掃一眼便又專心的進攻饕餮.

水麒麟的攻擊漸漸的遲鈍下來,看樣子體力也快支撐不住,而靳無心也有些體力透支的感覺.而饕餮仍看上去精力充沛.

冷流月躺在地上,連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虛弱的就連掀起眼皮都有些困難.

突然,饕餮似乎發了瘋似的猛攻著水麒麟和靳無心,一次比一次凶猛,而靳無心應付起來越發的勉強.

終于.

饕餮突然一個強烈的猛攻擊中了靳無心,簫聲戛然而止.

'噗……’接著便見靳無心沖口而出一抹猩紅噴在了水麒麟的頭上,隨即人也掉了下來.

水麒麟接觸到靳無心的血,瞬間便由開始的水白色變成火紅色,而攻擊的力量一下子提升了數倍.

不出幾個回合,便見饕餮敗下陣來.

靳無心強撐著爬向冷流月的跟前,虛弱的說道:"流月,用冰封結界,將饕餮和水麒麟封住,不然……咳咳……天下即將打亂."

"嗯…"冷流月在靳無心的攙扶下,緩緩的從地上爬起來.

兩個人在地上盤腿而坐,均是雙手結印,心里默念咒語,隨即一起朝著水麒麟和饕餮的方向伸出右手,而右手的食指和無名指小指伸開,而中指被拇指壓在下面,兩道白霧從兩人的結印中飛出,瞬間便將水麒麟及饕餮冰封.

待水麒麟及饕餮被封印,兩個人也耗盡了最後一絲力氣,雙雙昏死過去.

*********

離洛經過一天的策馬狂奔,天黑的時候才在樹林邊升起一堆火休息一會.

奔波了一天,這才想起一整天都揣在懷里的白澤,忙從懷里掏出來.

只見白澤的兩只眼睛緊閉,腦袋垂的很低,還以為它睡著了,離洛本想讓它繼續睡,往懷里揣的時候無意間探到它的鼻息,竟覺得虛弱的可怕.

"白澤?"離洛拍了拍白澤的小腦袋,但是它仍未給出一點反應.

想起這幾天都沒有喂食白澤喝自己的血,它又不吃別的東西,興許是饑餓過度造成體力透支,才會昏倒的.

如此一想,離洛便迅速從腰間拔出短刀,毫不猶豫的劃向自己纖細的手指,瞬間鮮血如注,透著腥甜的味道流了出來.

將手指伸到白澤的嘴邊,白澤仍沒有半點反應,甚至連眼皮都未有眨動一下.

離洛無奈,只得掰開白澤的嘴巴,將手指塞進去,可是鮮血仍不住的往外流,白澤還是一滴都沒喝到,不但血沒喝到,而且以前每次她手上的傷口總是會被它的舌頭舔過後便會複原,但這次……

突然有一種要失去的感覺襲上心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