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戰饕餮〖1〗
"我也不太相信."冷流月撇撇嘴,轉而又繼續說道:"但她確實是寄住了上官九小,姐的身體,這是我們都曾經一起窺探到的.如果那次我們能夠早一點到就好了,那樣我們就可以窺探到九小,姐開始到底和她說了什麼."

冷流月還在念念不忘那一次和靳無心一起窺探離洛的夢境的事情,他們趕到的時候,就只聽到夢境里上官九小,姐對離洛說要將剩下的回憶給她,然後便沒了下文,他一直耿耿于懷到底說要給她剩下的回憶之前說了些什麼.

"你最好不要讓她知道你窺探過她的夢境,否則你死的時候別喊冤枉."靳無心淡淡的說著,心里卻在回想著離洛在屋子里一拳捶壞桌子時候說的話.

冷流月伸出食指在靳無心的面前搖了搖,不屑的說道:"她一個小丫頭能奈我何!"

靳無心沒有再繼續和冷流月扯這個問題,而是開口問道:"還是沒有饕餮和玄武的消息嗎?"

"沒有."冷流月搖搖頭,隨即又開口道:"你說會不會是有人故意捏造謠言,恐嚇人心呢?"

"不像."靳無心沉思了一下,接著說道:"問一問天機鏡,魔君的情況."

"好."說著就從袖子里掏出一面小銅鏡,單手結印,不一會小鏡子就郝然變大,立在了冷流月的面前.

不一會兒,天機鏡中出現一個小小孩童,"主人."

"告訴我,魔君現在的情況?"

冷流月話音剛落,就見小孩童忽然消失不見,轉而鏡面上出現了一片大海,接著是大海深處如火海煉獄一般的沼澤地,沼澤地像是一鍋煮沸的油鍋一般,咕嘟嘟的冒著泡泡.

沼澤地里時不時的傳出一陣嚎叫聲,類似人聲,又似乎是獸叫.

然而,畫面只停留了一會兒便消失不見,轉而便是小孩童躺在地上的畫面.

冷流月收回結印,小銅鏡立刻變回小小的摸樣,將小銅鏡收回懷著.冷流月皺了皺眉,說道:"看樣子魔君快要沖破封印了,而且他的法力比以前更強了,竟然連天機鏡中的守書童子都輕而易舉的重傷!"

"看來放出饕餮的人必定是與魔界及魔君有關的人."靳無心走到桌前坐了下來,端起茶盞輕泯一口花茶.

點了點頭,冷流月剛想開口再說些什麼的時候,卻看見血鷹從窗口飛了進來,直接落在了靳無心的肩頭,嘴巴一張一合的無聲的在向靳無心彙報消息.

血鷹只待了一會便從靳無心的肩頭飛走.

只見血鷹剛一飛走,靳無心便急急的站了起來,走到冷流月的面前說道:"饕餮在西山現形,傷人無數,我們必須馬上趕去."說完袖袍一甩化作一團白霧消失在房間.

"嗯."冷流月眉心也緊蹙起來,跟著靳無心一起袖袍輕甩,化作一陣青煙消失在房間里.

待兩個人趕到西山腳下時,竟不見一個人在.

"無心,會不會是弄錯了?"冷流月遲疑的問道.

"不會."靳無心緊蹙眉心,眼睛不住的掃視四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