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花客的頭顱〖3〗
一秒記住【貓撲小說 .mp.】,最快更新無彈窗小說免費!

離洛聽到男人說他兄弟手里還有一張字條,隨即撇了一眼旁邊已經身首異處的死尸一眼,轉過頭問道:"你說的兄弟可是他?"

"是,就是他."男子指著旁邊的床點頭道,可是當他看清楚床上的人已經被人割去頭顱的時候,立刻一下子反抗起來,大叫道:"啊~你殺了我兄弟,我殺了你為我兄弟報……仇……"

男人的話還沒說完,便被離洛一刀劃破了脖頸,然後手上用勁,同樣將頭顱斬下.

兩個人均已死,離洛起身在另一個男子身上搜到所說的字條,雖然不是上官家的廢材九小,姐不是一個博學多才的人,但淺薄的幾個字還是認識,待離洛看清上面的字後,確定剛剛的男人沒有說假話.

那麼現在只要找到銀袋的主人,便能找到要害自己的是誰了!

將兩個人頭用床單包起,迅速轉身消失在長安胡同里.

幾天沒見白澤,她現在必須回上官家找回白澤,然後拿回神農鼎.

帶著兩個頭顱,離洛一路飛速奔跑,不一會便看見前面的上官大宅.

雖然現在是五更天,上官家不會有很多人出入,但是她還是非常小心的翻牆進入,然後一路都是走較偏僻的地方回到她的小院里.

回到小院,離洛將兩個頭顱仍在院子的石桌上,然後便快步走進屋子去尋找神農鼎及白澤的身影.

在屋子里轉了一圈,發現白澤正在她的被窩里睡的呼呼的,但是神農鼎卻已不知所蹤.

只有桌子上有一張已經沾了些許灰塵的字條:既然離洛小,姐不願嫁給在下,那麼在下只能暫時收回神農鼎.

很明顯,字條是靳無心留的,意思很明確,如果不嫁給他,他便不給神農鼎.

"靳無心,你最好有一天不要讓我有機會殺了你,否則,我絕不留情!"離洛在屋子里氣的渾身發抖,捏著字條的手轟的一聲砸在了桌子上,本就有些不太穩的桌子被她這麼一錘,搖晃了幾下,還是沒能堅持住,嘩啦一下攤在了地上,成了一堆廢柴.

而此時在床上假寐的由靳無心的元神幻化的白澤則渾身顫抖了一下,悶悶的嘀咕了一聲'女人真恐怖’.

既然神農鼎已經被靳無心收回,那麼只能先去找另外的六種東西.

轉過身,走到床邊將白澤從被窩里揪出來,然後揣進懷里便轉身走出了屋子,她現在必須要將外面的頭顱處理掉.

走到外面的石桌邊,拿起頭顱的手頓了頓又將頭顱放下,轉而坐在旁邊的石凳上從懷里拿出那個繡著一只蝴蝶的銀袋.

"蝴蝶?"離洛危眯起眼睛看著銀袋上的蝴蝶,嘴里不時的念道著.忽然又放到鼻子邊使勁的嗅了嗅.

雖然錢袋在一個男人的身上裝了好幾天,但是還是能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屬于女子的用的特制的香料的味道.

離洛在聞到這種香味的時候眼睛危眯的更甚了起來.

因為,她以前聞過這種味道!

皺了皺眉心,嘴角勾起一絲不易察覺的冷意,嗖的一下起身,揣好銀袋提起頭顱便朝院子外面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