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用天機鏡〖2〗
"後面的話沒必要說了,你現在的任務是如何集齊這些天下甚至人間罕見的東西!"冷流月一邊收好天機鏡,一邊淡淡的說道,根本不似剛剛那般孩子氣的樣子.

"你到底是哪個冷流月?"離洛察覺到冷流月的前後不對,危眯起眼睛死死的盯著他看.

冷流月被離洛看的心里毛毛的,長袖一揮,轉身朝屋子里走去,一邊走一邊開口說道."不管是哪個冷流月,反正都是冷流月."

離洛氣結,心底總有一種被戲耍的感覺,不過,冷流月說的對,現在最重要的是該如何去找這罕見的六種東西,因為對離洛來說,上乘的內丹也是很難找到的.

回頭看了一眼還在睡覺的靳無情和仍被玄氣包圍著的靳無心,遲疑了一下,轉身消失在黎明前的黑夜里.

冷流月站在屋子里,看著消失在眼前的嬌小身影,臉上閃過一抹意味不明的情愫,這種情愫在看到靳無心的時候,便陡然消失不見.

離洛剛走,靳無心便收了玄氣,睜開了眼睛,空洞的看著外面的夜空.

"她走了?"好一會,聲音也有些空洞的瞟了出來.

冷流月沒有開口說話,而是淡淡的點了點頭.

離洛奔出靳家大宅的時候天際已經泛出魚腹白.

抬起袖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珠,順著昨晚上來的路一路朝著雪舞樓奔去.

她現在必須要再回一趟雪舞樓,找花媽媽問一些問題.而她也深深的相信,就算她現在回去,話媽媽也不敢再把她怎麼樣.就算花媽媽不只是簡單的妓院老鴇,她也不敢公開和靳家二公子靳無心作對!

花媽媽正在睡夢中,忽然,感覺自己的脖子上一陣涼颼颼的,猝然驚醒,映入眼簾的便是離洛拿著一片碎瓦片抵在她的脖頸死穴處.

"別亂動,小心我手下不留情."離洛烏黑的眸子閃爍著狠戾的光芒.

花媽媽一動也不敢動的躺著,她非常相信離洛能夠做到.

雖然她本身修為要在離洛之上,但若不是先發制人,怕也很難制服的了這個看似瘦弱的丫頭.從她現在的感應來看,離洛身上的軟筋散已經解了,甚至連開始發現的瘴毒也消失不見.

這普天之下,能夠有這麼大本事一夜之間將瘴毒和她獨門的軟筋散之毒同時解除的就只有五大家族的掌權族長已經能夠召喚出水麒麟的靳無心.

如此看來,這個丫頭和五大家族必定有些淵源.

再三權衡過後,花媽媽面前扯出一抹諂笑,"呵…呵呵…姑娘,你找老身有什麼事嗎?"

"廢話少說,我的短刀呢?"離洛將碎瓦片使勁的朝花媽媽的脖頸上又抵了抵,便看見一絲殷紅溢了出來.

感覺到脖頸上的痛楚,花媽媽立刻一副要死要活的樣子,哀求道:"姑娘手下留情,短刀在我這里,我這就拿給你."說著從枕頭下面拿出一柄短刀,遞到離洛的面前.

離洛掃了一眼短刀,發現正是自己的,便立刻伸手奪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