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家大小姐〖3〗
聲音雖淡,但看著靳無心的眼睛卻那麼的銳利,似乎要從他的眼睛里看穿他的心. 靳無心沒想到靳無情會如此一問,表情有瞬間的微愣,隨即淡淡的說道:"必須做到." 就在這時,大廳里突然嘈雜異常. 靳無心和靳無情兩人壓下心底的異樣,隨著大家的目光看向二樓. 只見肥胖的花媽媽一步一搖的從二樓走了下來,大廳中間的舞台上停了下來,笑呵呵的說道:"哎呦~各位客官您們可要吃好喝好啊~" 花媽媽的話還沒說完,就聽見下面有人吆喝道:"我說花媽媽啊,你只要把姑娘請出來我們大家瞧瞧,其他的事兒都好說,是吧?" "對啊,對啊,花媽媽快請姑娘出來吧,咱們大伙已經心癢難耐了." 前面的吆喝聲剛落,就有人接著吆喝,此起彼伏,熱鬧非常. 花媽媽站在台上,雙手揮了揮,示意大家安靜,待台下不再有人喊叫後,這才開口道:"今天呢,要見姑娘是可以,不過有一個要求." "什麼要求你快說吧,就算是摘天上的月亮,我們都同意." "是啊是啊,哈哈……" 台下再次熱鬧起來. 花媽媽只得再度揮手示意大家安靜,待無人說話後,這才說道"條件很簡單,就是我們這個姑娘今天第一次接客,若是等下哪位客官喜歡的話,就請出價買得姑娘的初夜,價高者得." 今天來雪舞樓的人都明白會有這樣的情況出現,一般給不起錢的人今天都不會前來湊熱鬧,既然來了便都是一些給的起價錢的人. 果然,花媽媽的話音剛落,就聽見下面一陣附和聲. "快去請姑娘吧,不會讓花媽媽你失望的." "是啊,只要姑娘好,咱們爺荷包里的銀子還不都得給花媽媽你的啊." "哈哈……" 花媽媽見台下的客人們情緒如此高漲,笑的臉都要開花了. 趕緊轉身扭著她那大肥屁,股去請姑娘去了. 離洛躺在□□整整三個時辰了,一動也不能動,牙齒緊緊的咬著下唇,滿眼的怒意. 外面嘈雜的聲音憑她的聽力怎麼可能聽不到,而她心里也清楚,花媽媽和那些臭男人們嘴里的姑娘就是自己. 果然,不一會便聽見門外傳來腳步聲,接著就聽見推門進來的聲音. 花媽媽走近離洛的床邊,看著滿臉怒意的離洛扯著嘴角冷笑了一聲,道:"我說姑娘,你不要妄想逃走了,都知道進了我雪舞樓的姑娘沒一個能自己脫離這里的,何況你還是花媽媽我花了好些銀子買來的.不賺回來怎麼可能讓你走.我花媽媽可是不做虧本聲音的人." 說著就掀開離洛的被子,解開了她的啞穴,但身體還是不能動彈. 離洛發覺自己可以說話後,立刻開口道:"你說我是被賣進來的,那可否告知我賣我進來的人是何人?" 花媽媽沒想到離洛解開穴道後不是大喊大叫,而是平靜的問自己的問題,挑了挑眉,岑笑一聲,道:"你知道了又能怎麼樣?你人在我雪舞樓是出不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