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家大小姐〖2〗
靳無心見她心愛的妹妹坐在了旁邊,立刻長袖一揮,桌上的骰盅便消失不見,已不知去向.

"說吧,來我這里什麼事?"靳無心單手撐著額頭,慵懶的問道.

心里早就篤定這靳無情來找他准沒好事.

果然.

只見剛剛還一門心思看著骰盅的靳無情突然諂媚的站了起來,往靳無心的軟榻上擠了擠,坐上去抱著靳無心的胳膊,委屈的低著頭說道:"二哥,你幫我個忙好不好?"

"好."靳無心微皺了皺眉心,吐出一個音節.

"哎呀,二哥你真好!"靳無情立刻喜笑顏開,笑的本來大大的眼睛都彎成了一個月牙樣兒.

靳無心看著開心的靳無情,無奈的搖搖頭,道:"你又想做什麼壞事,找我做你的擋箭牌啊?"

"呃……二哥~我哪有做壞事嘛!!"靳無情被靳無心說的臉色微微的發紅起來,嘟著小嘴,霎時可愛.

"我只是想二哥陪我去雪舞樓看看熱鬧嘛,聽說那里面又來了一個姑娘,今天晚上要拍賣初夜呢!"靳無情一副煞是有理的樣子說道.

"那里……"靳無心剛想拒絕,可是話還沒說完,便被靳無情給堵了回來.

只見靳無情瞪著眼睛,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說道:"你敢拒絕我就哭給你看!"

"……"靳無心無語了.

怕是在這個宛禹大陸上對靳無心來說,最難的事怕就是遇上靳無情要哭給自己看!

最後,靳無情完勝.

靳無心只得晚上乖乖的跟著一身男裝打扮的靳無情來到雪舞樓.

一進雪舞樓,就被里面充斥著濃烈的胭脂水粉味刺的鼻子發疼.

皺了皺眉,還是覺得冷流月的'流星閣’管理的不錯,沒有那麼刺鼻的味道.

兩人走進去,找了一個靠邊的位置坐了下來,靳無心一臉淡漠的坐在一邊,手里搖著一把翡翠羽扇,瀟灑倜儻.

靳無情叫了一些酒菜,便在一邊摩拳擦掌的期待著等會要拍賣初夜的女子到底是何等尤物,竟然讓這雪舞樓里的花媽媽大費周章的大肆宣傳.

都知道這雪舞樓的花媽媽是個錢精,只要銀子到了她的手里,那就是摳都摳不出來,這次卻鋪張至極的為這個新來的姑娘宣傳,大家都猜測著是不是這個姑娘真的有什麼過人之處,或者是仙女下凡.

在這個大陸上沒有朝廷,也就沒有官府和當官的,有的只是名人或者富商.

雪舞樓的大廳里,已經陸陸續續的進來了很多客人,眼看就快要無處肖容了,熙熙攘攘,好不熱鬧.

靳無情掃了一眼四周一些人的穿著打扮,基本上都是有錢人,看來今晚的拍賣會很激烈,想著不禁冷笑了一聲.

"呵~賤男人."靳無情嘴里低咒雖然聲音很低,但還是穩穩的落入了靳無心的耳里.

伸出手在靳無情的肩膀上拍了拍,微扯了扯嘴角說道:"我們無心無情."

靳無情聽到靳無心的話,眼底閃過一抹難過,低下頭,一顆晶瑩滑落下來,掉在地上摔成了粉碎,過了一會兒,才緩緩的抬起頭,看著靳無心的眼睛,淡淡的說道:"你真的做的到無心無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