靳家大小姐〖1〗
兩個人就這樣面對著院牆站在院中,誰也沒有開口說話. 突然,天空盤旋而下一只黑色的老鷹,直直的朝靳無心飛來,然後落在他的肩頭,嘴巴一張一合的似乎在說著什麼. 靳無心聽完老鷹的話,只是淡淡的眯了眯好看的丹鳳眼,再無別的表情. 一邊的冷流月察覺到靳無心的變化,開口問道:"血鷹帶來了什麼消息嗎?" "一個好的,一個壞的."靳無心仍看著院牆,似是要透過院牆看到很遠以外去. 冷流月勾了勾唇,淡笑道:"我喜歡好消息." "上古神獸'玄武’再現人間."靳無心轉過頭,看著冷流月說道. "玄武!"冷流月很是驚訝,眼睛瞪的老大的看著靳無心,樣子滑稽極了. 靳無心沒有開口說話,知道淡淡的點了點頭,又轉過頭看著那片離洛翻過的院牆. 消化下這個所謂的好消息後,冷流月看著靳無心的側面,問道:"那你可以說說壞消息嗎?" "你不是只喜歡好消息嗎?"靳無心仍看著前方,沒有回頭. "呃……好消息聽完了當然也想知道知道壞消息是什麼了,你說是吧."冷流月擺出他一貫的痞子形象. 說實在的,如果不是靳無心和冷流月兩個人很熟悉,他都快相信這個冷流月真的是個雙面人. 變臉的功夫真的是爐火純青的,怪不得可以哄得離洛一愣一愣的. 靳無心想到離洛,眉心不禁糾結了起來,不過隨即便壓下了那種莫名的情緒,聲音恢複開始淡淡的說道:"同時在人間出現的還有上古凶獸——饕餮." "饕餮?!怎麼可能?不是說饕餮被壓在昆侖山下,有上古神器昆侖鏡鎮守嗎?難道……"冷流月眉心蹙起,面上滿是擔憂之色. 饕餮,上古四大凶獸之首,傳說軒轅大戰蚩尤,蚩尤被斬,其首落地化為饕餮.曾有記載,其狀如羊身人面,其目在腋下,虎齒人爪,其音如嬰兒,名曰狍鸮,是食人.象征著貪欲. "現在還不確定,但必須要盡快找到昆侖鏡,否則恐怕將天下大亂."靳無心淡淡的說完,轉而人影越發黯淡,頃刻間便化作一陣白霧消失在了小院里. 靳無心走後,冷流月也隨即化作一陣青煙消失在了小院. 小院瞬間恢複了甯靜,好像從來都沒有人來過一般.靳無心回到靳家大宅里自己的房間里,斜靠在軟榻上把玩著手里的骰盅,因骰盅上被他結下了結界,所以無論怎麼搖動,里面的骰子點數都不會改變. 回想著那天在'流星閣’里的情景,靳無心的嘴角不自覺的揚起一抹好看的弧度,只是遲鈍的他卻不曾發現自己的變化. 他的這一表現卻被剛剛推門進來的靳家大小姐靳無情看了個正著. "呃……二哥,你拿著骰盅傻笑什麼?"靳無情徑直走進來在靳無心旁邊的凳子上坐下,眼睛直直的盯著他手里的骰盅看個不停. 在靳家以及整個宛禹大陸上,除了靳無情敢沒大沒小的和靳無心說話外,其他人沒有一人再敢這麼和他說話,包括他的父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