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遭暗算〖5〗
老女人走到離洛的面前,淡淡的開口說道:"為什麼打人?竟然還下這麼重的手." "打她,不需要理由."離洛淡淡的掃過被自己打的跟個豬頭似的紅衣女子,看也不看老女人一眼. 老女人聽到離洛的話,不僅沒氣,反而笑道:"小丫頭,你很傲啊!" "我知道."離洛喝完茶杯里最後一口茶,伸了伸懶腰,這才抬起頭對著老女人說道:"你有事快說,不要耽擱我休息." "哈哈……進了雪舞樓的姑娘還沒一個敢這麼跟我花媽媽說話的,你小丫頭的膽子不小,花媽媽我喜歡."老女人忽然笑了起來,非但沒提打人的事兒,反而還說喜歡她,這讓離洛有些沒預料到. 離洛有些咋舌,站在原地竟有些摸不透這個老女人的脾氣,不知道她到底是真的吃硬不吃軟,還是裝出來的. 花媽媽見離洛沒有開口,接著說道:"你自己取個花名,本來還想你多休息兩天的,結果你把她打成這樣,今天晚上就代替雪裳出去陪客人吧." "不……"離洛張嘴就想拒絕,可是她的話才說了一個字就被花媽媽伸手點住了穴道. "就這樣,晚上我會讓人來接你的."花媽媽說完帶著一群人走了出去,包括一臉怨氣的雪裳. 確實,在雪舞樓里,花媽媽的話就是聖旨,沒有一個人敢說一個不字. 待花媽媽一群人走後,小月來到離洛的面前,半扶半拖的將她弄到□□躺下,然後將被子給她拉上,嘀咕了一聲'你以後小心花媽媽,她很厲害.’便轉身端著碗盤離開了屋子. 離洛躺在□□,回想著剛剛花媽媽出手的畫面,以她的耳力和眼力,不可能一點也沒察覺到她是怎麼動手的! 難道這個花媽媽的玄氣修為在冷流月之上? 躺在□□一動也不能動,只得干等著晚上的到來,不知道接下來命運會怎樣的戲耍她. ****************************** 上官家的大宅里的一個偏僻小院里,一只雪白的小狼崽忽然幻化成一陣白霧,轉而又變成了一個人,此人不是別人,正是靳無心. 靳無心掃視了一圈這個一點人氣都沒有的院子一眼,眼底不自覺的升起一抹失落. 三天了. 靳無心已經三天沒有得到離洛的消息了,內心深處似乎有一種被挖空的感覺,隱隱作痛. 當初他夜探上官府時,無意間路過這個偏僻小院,卻被坐在院中的離洛發現,然後追了出去,從那以後,他便開始時刻注意著她的一舉一動,一次無意間的念力窺探,讓他震驚不已的發現這個女子的腦袋里裝著的竟然不是他們這個時空的東西,這便讓他更加的有興趣. 在'武玄祭’的時候,他發現她竟然可以看出冷流月假輸,便決定將他的元神之一幻化成一只小狼崽,引誘她去收養在身邊,然後自己也可隨時隨地的注意著她的一切. 靳無心在院子里靜靜的站著,忽然,冷流月出現在他的面前,嘴角掛著一絲意味不明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