慘遭暗算〖2〗
黑色衣袍男子並未說話,只是將字條收好揣進了懷里,便和藏青衣袍男子兩個人抬起布袋繼續朝草地的另一邊走去.

兩人一路狂奔,待走到集市的時候拿著銀子買了馬匹,只有這樣才能盡快趕到偏院的青樓去.

待離洛醒來的時候,已經過去整整兩天,人也已經在千里之外位于靳家所管轄之地的一個青樓里.

剛剛睜開疲憊的眼睛,映入眼簾的便是刺目的陽光.

虛弱的抬起手擋住強烈的陽光,掃了一眼身處的地方,這才發現,自己並不是睡在上官大宅的偏院里,而是一個陌生的地方.

咻的從□□坐了起來,然後大腦里便像放電影一般閃現著昏迷前的情景.

看了一眼自己身上還是穿著自己的衣服,這才松了一口氣,剛想翻身下床,卻發現全身上下軟的厲害,竟連一點力氣都使不上.

離洛盯著自己因為剛剛突然坐起來用力過度,還在隱隱發抖的雙手,眼底湧現一層殺意.

緩緩地伸手摸向腰間,卻發現從未離身的短刀已經不知去向.

猜想定是綁了自己的人拿了去.

掃視了一圈房間的擺設及結構,不難看出是一個姑娘的房間,到處擺的都是珠花首飾和胭脂水粉,顏色豔麗的華服羅裙.

忽然,房門被人送外面推開,接著走進來一個四十歲左右的肥胖老女人,臉上塗的粉一坨一坨的直往下掉,胭脂把臉蛋抹的像是紅雞蛋似的.

老女人分量十足的走到離洛的面前,東瞧瞧,西看看,時而滿意的笑笑.

被老女人看的離洛一陣光火,危眯了眯眼睛,一絲殺伐之氣隱隱散出.

離洛突然的變臉,讓老女人猛吞了一口口水,這才收了眼睛不再到處看,清了清喉嚨,開口說道:"姑娘可想吃東西?"

"這是什麼地方?"離洛冷冷的聲音響起,並未回答老女人的問題,而是反問道.

"這里是名震天下的雪舞樓."老女人面上一抹自豪的說道.

離洛眉心深深的蹙起,嘴里念道:"雪舞樓?"

"嗯,是雪舞樓."老女人點了點頭答道.

"做什麼的?你又是什麼人?"離洛繼續追問道,她必須要弄清楚自己到底在什麼地方,而眼前這個人又是誰,自己對她有什麼樣的利用價值,只有知己知彼才方可戰勝對方.

老女人轉身在一邊的椅子上坐了下來,看著離洛咧嘴一笑說道:"這里是為男人們尋歡作樂的地方,而我是這個雪舞樓里的花媽媽."

供男人尋歡作樂?

妓院!

呵!

竟然被綁到妓院來了,離洛一陣無語.

"我說姑娘啊,既來之則安之,如今你已經來到了我們雪舞樓,只要你聽話,憑你的姿色,媽媽保證你穿金戴銀,吃香的喝辣的,榮華富貴享之不盡."老女人見離洛半天沒說話,還以為她是心里想不開.

離洛突然岑笑出聲,看著老女人淡淡的說道:"我說這位老……媽媽啊,你認為你留的住我嗎?"

老女人似乎對這點很是自信,只見她拿起旁邊的茶盞喝了一口里面的茶水,這才緩緩的說道:"姑娘是不是覺得渾身沒勁啊?"

強推《惡魔首席:丫頭我獨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