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一場算計〖2〗
"知道就好."離洛說著瞬間收盡臉上的笑意,冷冷的說道:"把你心里的小算盤最好收起來,否則不會有好下場的!哼~"說完,轉身抬步朝上官鴻博的院子走去.

上官彩蝶小臉一陣煞白,雖然她恨透了離洛,但奈何自己不是她的對手,只能任其欺辱.她現在只希望這次能夠在上官鴻博那里演戲順利通過,然後和離洛老死不相往來.

看著離洛的背影就快要消失在拐角處,迅速提起裙擺快步追了上去.

離洛帶著上官彩蝶來到上官鴻博的院落,剛踏進客廳,便看見一邊坐著的靳無心正悠閑的品著她最愛的玫瑰花茶.

上官鴻博見離洛是和上官彩蝶一起進來的,眼底的詫異一閃而過,隨即笑呵呵的說道:"彩蝶,離洛,你們兩個來了."

離洛並未回應上官鴻博,而是朝靳無心另一面的椅子走去,徑直坐了下來.

見離洛如此不給自己留面子,上官鴻博有些微怒,但礙于靳無心在此,也不便于追究,只得不了了之.

而上官彩蝶則是留意著廳里的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隨即朝上官鴻博盈盈一拜,柔柔的道:"彩蝶給太爺爺請安."說完又轉身朝一邊端坐著的靳無心淺淺頷首道:"靳二公子安好."

"彩蝶小,姐安好."靳無心微頷首回道.

"好好,快坐下說話."上官鴻博立刻笑呵呵的招呼上官彩蝶坐下,而後又招丫鬟送來茶點,待一切就緒後,才開口問道:"彩蝶啊,你怎麼突然來太爺爺這里了?"

其實,上官鴻博是想問她怎麼會和離洛一起來他這里.

上官彩蝶從座位上起身,上前兩步,面對上官鴻博有事盈盈一拜,說道:"太爺爺,彩蝶有一事相求."

"哦~?"上官鴻博微微挑眉,事情越來越連他這個百歲的老頭都看不懂了!"有什麼事,你說吧,能給你做主的太爺爺定會答應你的."

"是這樣的……"上官彩蝶朝離洛的方向掃了一眼說道:"太爺爺,彩蝶和軒轅公子的婚事也已經定下幾年,現在彩蝶也已經成年,但因上次九妹不小心刺傷了彩蝶的臉,現在彩蝶變成了丑八怪.但和軒轅公子的親事還在,若我們退婚,日後彩蝶的名聲恐怕會狼藉不堪,若是軒轅公子退婚,怕是會遭人笑柄,但話說回來,軒轅公子也是有情有義之人,定不會做那千夫所指之事.所以彩蝶想了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以作彌補."

"是嗎?"上官鴻博擄了擄胡子,笑道:"那彩蝶就說說你的兩全其美的辦法來聽聽."

"就是……"上官彩蝶正准備將接下來的話說完,卻被靳無心突然打斷.

靳無心站起身,掃了一眼離洛,轉而對上官鴻博抱拳說道:"上官太爺爺,彩蝶小,姐要說的乃是您的家事,可否容無心將事情說完,告辭後您再談家事如何?"

"那……"上官鴻博剛一張嘴,話就被離洛突然堵了回去.

"家事緊急,再說了,靳二公子叫我們老太爺也叫太爺爺,那自然不是外人,不是外人又何妨?"離洛淡淡的說完後朝上官彩蝶掃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