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一場算計〖1〗
想到這些,上官彩蝶氣的銀牙都快咬碎了. "哼~"衣袖一甩,轉身便要離開,卻被離洛突然攔住了去路. 只見離洛從腰間拔出短刀,在上官彩蝶的面前晃了晃,嘴角的笑意更濃,說道:"既然遇上了,想走就沒那麼簡單." 上官彩蝶見離洛拿出短刀,已經嚇的三魂沒了七魄,身體有些瑟瑟發抖,哆嗦著嬌豔的嘴唇,弱弱的說道:"你……你想怎麼樣?我沒再招惹到你……你了……" "呵~你是沒招惹到我,可是呢,我現在想招惹你了."說著,離洛將短刀的刀背在上官彩蝶的臉蛋上輕輕劃過,嚇得上官彩蝶差點眼一翻暈倒過去. "你……你說吧,你到……到底想我怎麼樣?"上官彩蝶的心髒快要承受不了離洛對她精神上的折磨,她甚至都快要想將自己一頭撞暈過去的想法. 離洛將短刀在手里把玩了幾下,迅速別回腰間,朝著上官彩蝶走上前一步,低聲說道:"只要你配合我在老太爺的面前演場戲,以後,我們就井水不犯河水,否則……你明白的!" 說完,離洛朝後退開兩步,臉上仍掛著淡淡的笑意,只是這笑容永遠如千年不化的冰山,冷徹骨髓. 上官彩蝶抬起頭,看著離洛,嘴巴張張合合半天,說不出一個字來. 她不敢拒絕,卻也不想同意. 只是現在離洛不容許她拒絕,一旦她選擇拒絕,離洛定會給她帶來滅頂之災. 這些,上官彩蝶心里清清楚楚的. 遲疑了一會,最後還是妥協的點了點頭,道:"你想讓我怎麼演?" "很簡單,只要你和我一起去老太爺那里,然後就和老太爺說你決定讓我和你一起嫁給軒轅易風!"離洛淡淡的說完. 而上官彩蝶卻聽的心驚膽戰. "不行!你……"上官彩蝶想也不想就趕緊拒絕,只是話還沒說完,就被離洛眼底的殺意禁了聲. "這只是一場戲,懂嗎?只要你這麼和老太爺說就可以了,我保證最後嫁給軒轅易風的人只有你一個."離洛語氣里已經有些許不耐,臉色也越發的難看. 上官彩蝶聽著離洛的話,她甚至連一半都不信,只是在看到離洛的臉色的時候,實在沒把發,只得點頭答應. "好."上官彩蝶點點頭.心里卻打著自己的如意小算盤,如果等會在上官鴻博那里有機會的話,她一定再告離洛一狀! 只是她的那點小心思卻被離洛紮紮實實的看在了眼里,淡淡的扯嘴一笑,問道:"你認為老太爺有可能會為一個小謊言而殺了我嗎?" 上官彩蝶一時沒明白離洛話里的意思,本能的搖搖頭回答道:"不會." 上次那麼大的事情上官鴻博都沒處置她,何況只是一個小謊言,上官彩蝶篤定更加不可能殺了她. 得到想要的答案,離洛嘴角的笑意更甚,隨即又說道:"那再問你,如果我和你兩個人比試,誰輸誰贏?" "當然是你."上官彩蝶低下頭聲音很淡的說道.雖然自己已經過了玄氣兩重,而離洛一點玄氣都沒有,但是自己仍然不是她的對手,這點上官彩蝶再清楚不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