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門提親〖4〗
"二公子,您的意思是……?"靳勇實在不敢揣測靳無心的心思. 靳無心只是嘴角的笑意更濃,卻並未說什麼,揮了揮手示意靳勇離開,自己轉身朝書房走去. 晚上,離洛先順來自己的食物吃下後,又喂了白澤喝完血,便早早的睡下. 但,躺在□□卻怎麼也睡不著,翻來覆去,那種丹田發熱,渾身煎熬的感覺再度出現. 離洛察覺到不對勁,前面幾次吐血的症狀她都記得一清二楚.危眯起眼睛,她能感覺到一股腥甜正在逆流. 躺在□□,努力的閉上眼睛,想要減輕煎熬的痛苦,可是,卻有些事與願違,心每跳一下,胸口便有一種撕心裂肺的感覺. 死死腥甜順著嘴角溢出,滴落在雪白的床單上,紅白相間,霎時刺眼. "白澤……白澤……"離洛開始神智虛浮,抱著狼崽低喃. 忽然間,狼崽的身體化作一團白霧,飛離離洛的懷抱,漸漸的幻化成靳無心的人形矗立在地上. 待人形立定,白霧散去後,靳無心微皺了皺眉心,伸出食指和中指在離洛的背上快速點了兩下她的昏睡穴,手起手落,離洛便昏睡了過去,但因為痛苦眉心仍還深深的蹙著. 靳無心將離洛扶起,單手結印,只見一團白色霧氣順著他的掌心從離洛的後背進入到她的身體內. 大概過了一刻鍾,靳無心才收回掌心,又將離洛扶正躺在□□後,低頭看了看她已經漸漸舒展開來的眉心,嘴角微扯出一絲弧度,便迅速轉身化作一團白霧,再度變回一只雪白的小狼崽,跳回□□,窩進離洛的懷里昏然睡去. 一切歸于甯靜! "九小,姐,主人有請."風再次閃現在離洛的面前,語氣仍一成不變的冷冷的說道. 離洛見是昨天來叫自己的風,便話也沒說,將白澤揣進懷里轉身朝上官鴻博的院落走去. 不用想就知道靳無心那家伙來了,如果不是他親自來了,上官鴻博那老頭煥然不會去她那鳥不拉屎的小院去找她的. 一邊走,一邊尋思等一下見到靳無心該如何應付他,斷然不能像昨天那樣毫無防備的去見了那個靳勇. 靳無心和靳勇的智商比起來簡直有著天壤之別,若是還是沒有任何心理准備去的話,怕是要被靳無心吃的死死的. 走著走著,忽然看見前面迎面走來的上官彩蝶,嘴角微勾,一抹森寒溢出眼角. 離洛快步走到上官彩蝶的面前,掃了一眼被自己劃花的臉蛋,傷口已經好了很多,雖還有些痕跡,但若細心照料定還是可以恢複往日的色彩. 上官彩蝶被突然出現在面前的離洛嚇了一跳,臉上明顯露出一抹夾雜著憎恨的恐懼. "你還想做什麼?"上官彩蝶被離洛看的有些發毛,下意識的伸手捂住自己的臉. 離洛微扯嘴角,淡淡的說道:"不想怎樣." 上官彩蝶見離洛臉上的笑意,不禁有些氣悶. 上次離洛將她的臉劃花,她去找上官鴻博告狀,以為可以將這個草包狠狠的修理一頓,沒想到不但沒修理,反而就這樣不了了之了不說還三令五申不得再去偏院找這個草包的麻煩,想起來都來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