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門提親〖3〗
"啊…"上官鴻博端著茶盞,判若剛剛從夢境醒來一般,拿著茶杯蓋子隔了隔茶葉,才緩緩的說道:"靳管家啊,我看你還是照著離洛說的回去複命吧."

"可是……"靳勇很是為難,是人都知道他們靳家的二公子靳無心是一個冷血無情的人,如果辦不妥他交代的事情,怕是沒什麼好果子吃的.

上官鴻博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走到靳勇的面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微笑道:"靳管家啊,你就照離洛的話回去複命,我猜測無心不會為難你的,去吧."

話音剛落,上官鴻博便朝外面喊道:"來人啊,送靳管家."

既然話已經到了這個份上,靳勇也只得硬著頭皮回府複命.

"那小人就告辭了."靳勇拱手彎腰說道.

上官鴻博什麼話也沒說,只是揮了揮手示意.

靳勇抬著大擔小擔的金銀珠寶又回到了靳府里,垂頭喪氣的來到靳無心的院子里,在他的門前渡來渡去的就是不敢敲門.

從靳勇走進院子,雖然沒有當面見到靳無心,但是他的表情都已經被元神出竅的靳無心看到了.

所以,當靳勇在門口唉聲歎氣的時候,靳無心在屋里緩緩的開口道:"管家,進來回話吧."

靳勇沒想到靳無心會發現自己,被他突然的叫聲嚇的一陣冷汗,額頭大滴的汗珠往下直滑,回話的聲音都有些哆嗦."是,二公子."

推開門,暗自的深呼吸了好幾下才勉強挪動僵硬的步子走進屋子里.

來到靳無心的面前,噗通一聲跪倒了地上,聲音里滿是恐懼的說道:"二……二公子,小人沒把事情辦好,那上官家的九小,姐說……說……"

"管家,你站起身回話吧."靳無心把玩著手里的骰盅,淡淡的說道,一點也看不出生氣的樣子.

聽到靳無心的話,靳勇還以為聽錯了,抬起頭盯著靳無心看了又看,確定他是真的沒發火,才敢從地上爬起來,不過還是躬著身子.

靳無心將骰盅轉了一個圈,又放在了桌子上,這才抬起頭看著靳勇,問道:"她說了什麼?"

"她……她說……如果二公子您要娶她,得……得親自去提親."靳勇戰戰兢兢的終于將離洛交代的話說了出來,後背上整個都已經被冷汗浸透了.

他在靳家三十年有余,別的什麼都好,唯獨只要接觸到這個二公子靳無心,他便會感覺到無盡的威迫感壓的他不能喘息,特別是看著靳無心那與生俱來的王者氣息,他更是恐懼.

"哦~有趣."靳無心聽了靳勇的話邪魅的丹鳳眼危眯了眯,嘴角輕勾起一絲笑意.

自從上一次夜探上官府被離洛發現,甚至還追了上來,如果不是他及時用帶有瘴毒的黑密林結界擋住了她的去路,恐怕她就已經發現了他.自從那天以後,他就特別注意這個被上官家丟棄在角落里的草包小,姐,甚至還每次在她的瘴毒快要發作的時候幫她用玄氣控制住,只是這些他都做的無聲無息,了無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