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門提親〖2〗
端起花茶使勁喝了一口,心里竟有些興奮的控制不住的身體都開始發抖起來.只是上官鴻博的下一句話,徹底將她推進了冰窖.

冰火兩重天!

上官鴻博從離洛的話里感覺到她確實和靳無心認識,至于怎麼認識的現在無法得知,隨即說道:"這麼說你是答應了無心的提親了?"

'噗——咳——咳咳——’

"提親?"離洛頓時覺得頭頂都快冒煙了.

她怎麼也沒想到靳無心會將神農鼎當成聘禮向她提親.

打死她,她都不相信靳無心是因為喜歡她才會要娶她的.

可是現在她必須要在嫁給靳無心和不要神農鼎之間做出一個選擇.

嫁給靳無心就代表她承認自己懦弱,任由算計.

然,放棄已經到手的神農鼎她是萬萬做不到.

魚與熊掌不可兼得,她離洛何時這樣難以抉擇過?!

上官鴻博細心的留意著離洛臉上一閃而過的異樣,眉心不禁也跟著皺了皺.

"昨天我家二公子不是已經和九小,姐說好今天會送神農鼎來給您?難道……九小,姐您要反悔!"靳勇話中有話的說道.

離洛雙眼危眯,眼底瞬間蔓延出猩紅的殺意,掃了一眼靳勇,冷冷的道:"你回去告訴靳無心,神農鼎我收下了.但,若要想娶我,必須親自前來和我談."

"咳咳——離洛啊,這樣怎可,不要任性了."上官鴻博故作難為的掃了一眼靳勇對著著離洛說道.

離洛只是暗自微挑了挑眉,猜想這上官鴻博死老頭是什麼意思.雖然語氣里盡是責備,但卻沒有直接拒絕離洛的要求.若想要直接拒絕,憑他上官家掌權族長的身份壓制,怕就是她離洛此時也沒能力反抗.

靳勇聽了離洛的話,臉上立刻閃現出了為難之色,立刻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往前走了兩步,面露難色的說道:"九小,姐,您這不是為難小人嗎?"

"我說靳管家,我這怎麼叫為難你呢?你抬著東□□上官府來找我之前,那靳無心定是有交代你話吧!"離洛端著花茶的杯子輕輕的隔去花瓣,輕泯了一口茶水.

"這……小人……小人……"靳勇的額角開始冒著汗珠,他怎麼也沒想到傳聞中的廢物小,姐竟然這般的牙尖嘴利,伸出袖子輕輕的擦了擦額角的汗珠,下意識的轉過頭瞄向端坐在上方的上官鴻博.

不待上官鴻博開口,離洛放下茶杯咻的從椅子上坐了起來,緩步走到靳勇的面前,嘴角掛著笑意,淡淡的說道:"靳管家,你就照我說的回去複命,我想那靳無心定也不會昏庸的要了你的老命的,嗯?"

說完,不待任何人反應便轉身離開大廳,消失在他們的面前.

"哎,九小,姐~九小,姐~"靳勇在客廳里急得差點蹦腳,也沒能叫住離洛的腳步,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視線里.

離洛丟下一句話走後,靳勇只得回過頭面若苦瓜的看著上官鴻博,道:"上官族長,您看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