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門提親〖1〗
靳勇見上官鴻博半天沒有回應,于是便又開口問道:"上官族長,不知道可否讓小人見一見九小,姐,我家二公子說了,他已經和九小,姐私定終身,特上門提親,好風光迎娶九小,姐進門." 靳勇說的容易,可讓上官鴻博聽的難以消化. 一個大門沒出過幾次的小女孩怎麼可能和一個男子私定終身?而且這個男子不是別人,還是武玄天才靳無心! 雖猜出里面肯定有問題,但也不能直接問出,只得命人去叫離洛過來. "管家稍等,老夫這就命人去將她叫來."上官鴻博說完又朝門外喊道:"風,去請九小,姐來." "是."黑影閃動,話音未落,風的人影已經消失不見. 離洛正在院子里抱著白澤坐在石凳上猜想那個比雙面的冷流月還要難以捉摸的靳無心會不會信守承諾將神農鼎送來的時候,就聽見一陣風聲,接著就看見一個黑影立在了自己的面前. "九小,姐,主公有請." 待來人說完,離洛已經悄悄的握住了腰間的短刀,掃了一眼面前站立的人影,淡淡的道:"不知道你所謂的主公是哪位?"離洛從來沒見過這個滿身包裹著黑色的人,實在不確定他是敵是友. "上官族長."聲音仍是冷淡的可以. 上官族長? 不就是那個死老頭嗎?! "我知道了."離洛將白澤揣進懷里,不理黑影,直接朝上官鴻博的院子走去. 雖然上官家她明著沒去過的地方很多,但是晚上翻牆的時候暗著去過的地方可是很多,甚至到每個院子需要多少步,她都知道清清楚楚. 一路幾個轉彎,很快來到了上官鴻博的院子. 剛一走進院子,離洛的眼皮不自覺的跳了跳. 總感覺見那個死老頭會讓自己很麻煩,但是她是離洛,從來都不會逃避. 走進客廳,只見上官鴻博正和一個中年男人飲茶說笑,臉上雖多半都是敷衍,但還是掛著喜慶. "有事?"離洛站在廳中淡淡的問道. "呃……那個……離洛啊,來來來,坐下說.來人啊,給九小,姐上茶."上官鴻博一邊說,一邊招手示意下人端茶上來. 離洛危眯了眯眼,掃了一眼坐著的中年男人一眼,轉身坐到了旁邊的椅子上. 剛一坐下,就有一個小丫鬟送上來了一杯用玫瑰花瓣泡的花茶,離洛自從來到這個宛禹大陸上後就酷愛上了這種花茶. 遂便不客氣的端起來輕泯了一口.果然是好茶,透人心脾的馨香卻不膩,反而讓人感覺很是清新. 這時,坐在一邊的中年男人開口說道:"九小,姐,我家二公子讓小人將神農鼎給您送來了." 神農鼎! 這個詞讓離洛眼睛為之一亮. 靳無心真的將神農鼎給她送來了. "好,神農鼎我收下了,回去替我謝謝你們家……二公子!"離洛微笑著說道. 既然別人是給自己送大禮來的,自然要給他一個好臉色了.這是離洛在這個異時空里學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