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戰'流星閣’〖4〗
離洛沒想到冷流月會來這麼一招,隨即微皺了皺眉,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 "好."冷流月見離洛答應了,便放開了骰盅. 他以為只要不和自己比執骰子就不會輸,想的美! 只見離洛朝冷流月諷刺一笑,手指輕敲骰盅,纖細的手指輕輕滑過骰盅的頂部,隨即臉上的笑意更濃,淡淡的說道:"冷流月,你以為將骰子疊在一起,我就猜不出嗎?" "哦~那九小,姐就猜一猜這里面到底是幾點."冷流月面上閃過一絲震驚之色. "不多,只一點."離洛嘴角的諷刺更甚. "啪,啪,啪——九小,姐果然厲害,在下佩服."冷流月揚起乾淨的雙手輕輕擊拍,臉上蕩開一絲笑意. "難道里面真的只有一點?"絕天很是不信,伸手掀開了骰盅,果然里面呈現出三個疊起的骰子,而最上面正是一點. 離洛微眯著眼睛,冷冷的說道:"冷流月,你輸了." "願賭服輸,不知道九小,姐要在下為你做什麼或者回答你什麼問題呢?" "冷流月,把白澤還給我." "喏,給你."說著,冷流月不知道什麼時候手上竟然抱著白澤. 離洛一見白澤立刻伸手奪了過來.本來蜷縮一團的小狼崽一接觸到離洛的溫度,立刻揚起小小的腦袋,烏溜溜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看著離洛,不時的伸出小舌頭舔舔她的手指.如此通人性的一個小畜生,繞是冷血心狠的殺手火鳳也為之動容,心里泛起酸泡泡. 拍了拍白澤的小腦袋,將它收揣進懷里,她還有最後一關要過! 來到骰盅旁,離洛危眯起眼睛,掃視了一圈,將目光停留在靳無心的身上,語氣涼薄的說道:"靳無心,最後一個,來吧." 一直面色淡漠,波瀾不驚的靳無心聽到離洛的話,嘴角輕勾,一絲涼意透人心脾. "離洛小姐,我們換個玩法如何?" "如何換?"離洛微挑秀眉的問道. 靳無心並未直接回答,而是將骰盅拿到手里,看似隨意的搖了兩下,實則暗用內勁已將骰盅中的骰子震碎."離洛小姐,可否猜一猜在下執的是幾點?" 好一個狡詐的靳無心! 離洛杏目危眯的更甚,嘴角的笑意更加森寒. "靳公子果然好功夫!此骰盅內沒有點數." "沒有點數!"絕天驚叫起來. "怎麼可能沒有點數?"上官子君也同時驚歎出聲. 所有人聽到她的答案都驚訝不已,不可置信的在靳無心和她之間看來看去,想要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只見離洛朝靳無心輕蔑一笑,淡淡的說道:"不知道我猜的是對還是錯呢?" 驚訝之色在靳無心的臉上一閃而過,快的讓人難以捕捉,可是就那麼一瞬間的表情,卻沒錯過離洛的眼睛. 在看到靳無心臉上閃過的驚訝後,離洛便更加篤定自己猜對了. 略顯纖細的小手伸到靳無心的面前,正要掀開骰盅的時候,卻被靳無心制止住了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