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戰'流星閣’〖1〗
流星閣. 宛禹大陸上赫赫有名的**. 這里有最有名的歌舞名姬,有最香醇的美酒佳釀,有最罕見的稀世珍寶,有最上之最的上古神器——天機鏡. 離洛女扮男裝走進流星閣,一濃妝豔抹花枝招展的女子走上前來盈盈一拜,聲音甜膩的說道:"九小姐,流月公子在里面等候多時了,請跟我來." 女子的話音剛落,離洛就不自覺的打了個寒戰,好甜膩的聲音,怕是哪個男人聽了骨頭都要酥掉了. 沒有半點遲疑,跟著女子走了進去. 既然是冷流月叫她來的,知道她已經來了也不是什麼稀奇,更何況她今天是女扮男裝,能夠開口叫出'九小姐’就足以證明此人正是冷流月派來的. 跟著女子上得二樓,在一間房門前女子停下了腳步,做了一個請的姿勢道:"公子在里面,九小姐請進." 離洛見勢以如此,只得抬腳朝里走去. 剛一進門,就發現房間里不止冷流月一個人,而是五大家族參加'武玄祭’的人都在,自然包括上官子君. 上官子君見離洛的出現,先是一愣,隨即站起身笑笑的說道:"九兒,你怎麼來了?" 九兒! 呵! 叫的真好聽! 不待離洛回答,就聽見里面的軒轅易風開口道:"九兒,既然來了就進來坐吧." "是啊,九兒."絕天也跟著附和. 好一個下馬威. 離洛杏目危眯,嘴角勾起一絲笑容,讓人看著感覺血液就快要凝固了. 抬腳緩步走到桌前,不等任何人開口,徑直坐了下來,端起桌上多出的一份香茶,輕泯了一口,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道:"嗯,不錯的茶,就是……" "就是什麼?"絕天最先沉不住氣的問道.其他人雖未直接開口問她,但或多或少都表現出了些許的興趣,唯獨坐在最里面的靳無心面色依然平波無瀾,看不出心里的想法. 離洛掃了一眼大家,不慌不忙的拿起一塊桂花糕塞進嘴里,慢慢的品嘗,閉上眼睛表現出一副很是享受的樣子,待一塊桂花糕在口腔里融化了後,才睜開眼睛,抬起袖子不雅的擦了擦嘴說道:"我們來玩個游戲,你們輸了就答應我一件事,我輸了就答應你們一件事,如何?" "哦~玩游戲!說來聽聽."這次靳無心似乎表現的很是感興趣,面帶淺笑的說道. 離洛微蹙眉心,隨即勾起一抹笑容,道"執骰子,比誰的點數最小." "執骰子!" 絕天,軒轅易風和上官子君異口同聲的開口,而靳無心則是臉上的笑意更濃,唯獨只有冷流月,只是微挑了挑眉仍未開口. 離洛走到旁邊的桌子上拿來骰盅,輕搖了兩下放在大家的面前,雙手環胸道:"怎樣?你們不會不敢了吧?" "呵呵……你認為這里坐著的幾個人能會怕了你一個小丫頭不成.執就執."絕天永遠就是一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莽夫. 絕天說著就要伸手去拿骰盅,但被離洛突然按了住,掃視一圈,淡淡的說道:"咱們約法三章,怎樣?" "哪兒來的那些規矩,不就是執個骰子麼."絕天滿臉的不情願,臉色也黑了下來. 強推《惡魔首席:丫頭我獨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