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面冷流月〖3〗
離洛腳下沒有松懈,手卻已經握住了腰間的短刀,如果冷流月敢靠近她的話,她定會與他決一死戰.

跑了好一會兒,就只見冷流月不緊不慢的跟在後面,她快他也快,她慢他也慢,就好像是影子一般緊跟不放.

突然,離洛咻的停下腳步,回頭怒瞪著冷流月.

"你到底想怎樣?"

摸了摸鼻子,冷流月走上前來,站在離洛的面前,一臉嚴肅的說道:"我就想知道你是怎麼看出我是假輸的."

"你說呢?"離洛從剛剛到現在和這個脾氣古怪的冷流月相處下來,發現他就一個小孩子.一會怒一會笑,陰晴不定,不按理出牌.

"我知道就不會找你了."冷流月朝離洛翻了翻白眼,大有一副你白癡的意思.

離洛被冷流月的表情弄的一陣氣結,在比武場的時候,感覺到他是那麼的可怕;現在卻又感覺到那麼的……那麼的可愛!

可怕和可愛一字之差,意思卻差十萬八千里那麼遠.

不確定到底哪一面才是這個冷流月的真面目,離洛不敢大意.

"那你又是怎麼只得上官家的三個草包的?"離洛現在必須搞清楚她到底在被多少人監視著,這些人的目的是什麼?

"那三個人連一個沒有半點玄氣的人都打不贏,不是草包是什麼?"冷流月說的理所當然.只是他的話讓離洛更加篤定她的一舉一動被眼前這個時而陰險狡詐,時而孩子氣的冷流月監視著.

冷流月為什麼要監視一個不受待見的庶出廢材小姐呢?

到底小院里還潛藏了多少人在監視她?

這個問題讓離洛額角有些發疼,暗處監視她的人不能殺更不去找出來,也許找到了也不是她的能力能夠解決掉的.

一直在一邊等待著離洛回答的冷流月見她低著頭半天沒說話,心急如焚的嚷道:"你到底是怎麼知道的啊?"

冷流月突然的喊聲,讓離洛從沉思中回過了神,危眯了眯眼睛,道:"你答應我一件事,我就告訴你."

"什麼事?"冷流月試探的開口問道,根本沒了開始時候的冷厲.

離洛雙手環胸,嘴角勾起一絲笑容說道:"只要你答應以後聽我的,我就會告訴你我是怎麼看出來的,還會教你怎麼看別人有沒有作假,怎麼樣?"

冷流月眨了眨眼睛,仔細的看著離洛臉上的表情,像是要透過她的臉看穿她的話到底是真是假.

就在離洛被他看的臉部快要抽筋的時候,冷流月點了點頭."好,我答應你.不過,有時候我不能聽你的."

"為什麼?"離洛不解的問道.以為他只是想說在人前的時候不會聽她的呢,結果,冷流月的話卻讓離洛大大的出乎預料.

只見冷流月有些難過的搖了搖頭,遲疑了一下說道:"我不是一個完整的我,在我的身體里藏著另外一個我!"

離洛聽到冷流月的話,不禁咋舌,在這個異時空里竟然還有人格分裂症,怪不得她總覺得看著冷流月前後不一樣.

離洛點了點頭,彎唇勾起一抹自認為有些溫暖的笑容,說道:"我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