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面冷流月〖2〗
是因為在比武場的時候,目睹了他毫無破綻的隱藏自己的修為,故意輸給軒轅易風的緣故嗎?明明是第一次見面,卻有一種似曾像是的恐懼.

"呵呵……沒必要試,你贏不過我的.我不是上官家的那三個草包."

冷流月朗笑出聲,語氣里的篤定和嘲諷使離洛的神經猛跳了幾下.

上官家的三個草包!

難道是指都輸給自己的上官世軒和上官子君以及被自己一劍殺了的上官彩燕嗎?

冷流月竟然連這些都知道,那還有什麼是他不知道的?或者說他還知道些什麼?

見離洛只是皺了皺眉心,並未開口說話,冷流月緩緩上前,來到她的面前,伸手去摸小白球,只是剛剛伸手,還未觸及到小白球,就被離洛凌厲的一刀阻止了他的動作.

冷流月被離洛揮了一刀,並未生氣,反而語氣痞痞的說道:"喏喏~九小姐不要這麼野蠻嘛,不然小心嫁不出去了,是不是."

冷流月的痞子行為並未讓離洛放松戒心,將懷里卷成一個小團的小狼崽小心的揣進懷里,確定等一下不會因為打斗掉下來後才咻的抬起頭,語氣森寒如同冰窖里飄出來的一般.

"冷流月,廢話少說,我知道你的修為絕對不低于上官子君,但是,你也休想我會認輸,束手就擒向來就不是我離洛的作風."

"好一個倔強的小丫頭!"冷流月臉上的笑意更濃,讓人看不出他到底是什麼想法."這樣吧,我們來賭一場,如果你輸了,就到我府里做三個月的丫鬟,如果我輸了,就帶你離開這個樹林,怎麼樣?"

呵!

好一個絕妙的算計!

不管輸贏,冷流月都不虧.

但是此刻對于離洛來說,沒的選,不管是輸是贏,她都必須賭!

只是,她是二十一世紀的絕殺火鳳,怎麼可能讓人那麼簡單就牽著鼻子走!

嘴角微勾,淡淡的開口道:"賭是可以賭,不過……"離洛故意語氣頓了頓,掃了冷流月一眼繼續說道:"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哦~九小姐覺得你有資格和我談條件嗎?"冷流月沒想到到了這個時候,上官家的這個廢材小丫頭竟然還能夠說出跟他談條件一說.

"我認為有資格."離洛表情篤定的看著冷流月說道.

冷流月見離洛一臉自信,竟很想知道她到底有什麼把握可以這麼自信的和自己談條件,隨即揮了揮衣袖道:"是嗎?那在下就很想知道九小姐的資格是什麼了."

離洛將短刀收回腰間,拍了拍袖子,一副輕松自得的說道"你可以不和我賭,我可沒勉強你非得和我賭."

"你也勉強不了在下和你賭."冷流月想也不想的冷岑道.

"好啊,那就不賭了."

"不賭就不賭."

"君子一言,快馬一鞭.你說話算話,我就先走了."離洛見冷流月已經被她繞進去了,立刻趁機撒腿就跑.

剛跑出幾步,就聽見後面冷流月怒火中燒的吼叫,緊接著頃刻間便已追了上來.

強推《惡魔首席:丫頭我獨寵》《想入妃扉:邪王的寵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