廢材被告狀〖2〗
"你去偏院,把……"上官鴻博突然頓住,在大腦里想了半天都沒想出來這個上官家的九小姐到底叫什麼名字,他甚至連一點印象都沒有.

上官彩蝶的玄級應該已過兩重,如果說能夠傷的了兩重以上的玄者的後輩的話,他心里不可能沒印象.

隨即轉過身看著上官彩蝶問道:"你口里的九丫頭是誰?叫什麼名字?"

"是咱們上官家的廢物九小姐,沒有名字."上官彩蝶弱弱的回道.

廢物九小姐?

原來是她!

她現在竟然能傷的了玄氣已過兩重的人.

不對,當初可是他親自給那個丫頭測的內丹,先天破裂,無法凝結玄氣,等于廢材!就算後天怎麼努力,也不可能傷的了玄者.

那麼現在她是如何傷了上官彩蝶的呢??

上官鴻博朝四大暗衛'風’揮了揮手,示意他先下去.

風接令瞬間消失在門外.

伸手扶起還跪在地上的上官彩蝶,看了一眼她的傷口,卻發現傷口很深,且刀法很是利落.這不像一個弱者能夠做的出來的.

"彩蝶啊,你先回去把傷口處理一下,我會派人去偏院找那個丫頭來的,啊."上官鴻博覺得這個件事有待查證,不能茫然去尋那廢材丫頭來問.

雖然上官彩蝶有一千一萬個不願意,但是上官鴻博的意思她還是不敢忤逆,只得不情不願的離開.

昏迷中的離洛又在黑暗里奔跑著,可是這次沒有任何人和她說話,在黑暗里,她心里恐懼極了,好想大哭,好想大喊,可是無論她怎麼哭喊都發不出一點點的聲音,好像喉嚨被人勒住了一般.

在黑暗里不住的往前跑,往前跑.在離洛的心里覺得,只要一直往前跑,好像就會走出黑暗,迎來光明.

不知道跑了多長時間.

就在離洛想要放棄的時候,前面出現了淡淡的光暈,轉而越來越強,最後刺的她的眼睛都無法睜開.

突然,離洛醒了過來,睜開眼映入眼簾的也是刺目的陽光,一時無法適應,只得用手遮住眼睛.

"你醒了."

突然的聲音讓離洛全身的神經立刻緊繃了起來,握緊手里的短刀,想要彈跳起來,可是之前被上官彩蝶傷到了心脈,身體虛弱的很,根本不容許她撐起身子.

剛剛的男聲再次響起,不徐不慢的說道:"你的心脈被重創,不要亂動,否則性命難保."

雖然不能撐起身子,但是全身的神經仍處于警備狀態,一雙如獵鷹一般銳利的眼睛危眯著盯著房間里不遠處站著的老者.

"你是誰?"

老者並沒回答離洛的問題,反而問道:"你身上怎麼會有瘴毒?"

瘴毒?

離洛不明白老者的意思,但是她覺得只要是毒肯定就不會對人體有好處,她自己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有瘴毒.

"什麼是瘴毒?"

兩個人你來我往的都是只問不答.

老者擄了擄花白的胡須,笑呵呵的說道:"只問不答怎麼會有答案?"

強推《惡魔首席:丫頭我獨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