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6.【賭約第4日,家有貴客】01
秦香姿看著自己的一兒一女,"你們倆怎麼這麼不小心啊,一個把手摔壞了,一個吃壞了肚子."

"馨涵,你一定要注意好自己的身體,可不能有半點差池,一個你是女孩子,一個你是天才少女."

"不管是身體還是玄靈氣每一樣都是很寶貴的,特別是你們學院快要玄靈氣測試了.到時候,娘親就是杜府的正室夫人了,你就是嫡出大小姐了,再加上你的天賦.不知道有多少男子會趨之若鹜選都選不過來啊.那個時候,就連太子,我們都還要考慮考慮呢."秦香姿想得可是美美的,只是她沒有看見她說這些話的時候,杜馨涵的臉上更是蒼白了.

秦香姿的話語,明明是無意說的,是在關心她的,可是,她聽在耳朵里就是覺得特別的不舒服,心里特別的難受,她不再清白,不再是天才少女了.

杜馨涵還是強擠出一抹笑容聽著秦香姿說的話,對于這個母親,杜馨涵一向都是言聽計從的,也知道這些年都是母親在關心她,也知道母親是怎麼打算的.

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她自己都還有些消化不過來,她只能自己承受,她不能讓秦香姿的希望落空.

"娘親,你出去一下,我和姐有話說."杜鴻立推著秦香姿往門外走,他這個時候是真的想知道凰月臻那廢物的下場如何.

秦香姿被關在了門外,喊道,"臭小子說什麼悄悄話啊,還不能讓我聽見."

過了一會兒,兩人見秦香姿走了,杜鴻立這才問道,"姐,凰月臻那廢物怎麼樣了?姐,她現在肯定半死不活的吧."

"差不多吧.鴻立,我身子有點不舒服,你出去,我要休息了."杜馨涵點了點頭,她現在根本都沒有一點心情和任何人說話的,她只想自己靜一靜.

"姐,你怎麼了?怎麼感覺你有些不對勁?"杜鴻立蹙了蹙眉頭,問道.

杜馨涵微微的搖頭,鼻尖已經泛紅了,"沒事,就是剛剛收拾凰月臻那廢物太累了,休息一下就好了."

杜馨涵看著杜鴻立吊著的手,問道,"鴻立,你的傷不要緊吧?真的沒有事情嗎?"

杜鴻立搖了搖頭,"沒事的,只是想要恢複可能要很長一段時間.姐,我都不敢告訴娘親我是被那廢物打傷的.娘親知道了肯定不相信的,還有,我是不想讓她失望.你也不要和她說好不好?"

"好,我不會說的.對了,李楠處理得怎麼樣了?"杜馨涵手指輕捏著,一想到這個名字,她就恨之入骨.

杜鴻立靠近杜馨涵,在她的耳邊悄悄的低語了幾句.

"嗯,干得好.鴻立你先回去吧."杜馨涵嘴角輕扯,帶著勉強的笑意,即使聽到這個她本應該很高興的消息,可是她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杜鴻立離開後,整間房子空蕩蕩的就剩下了她一個人,她雙手捏緊,指甲已經嵌入了血肉里,凰月臻,今天的仇,我一定會報的,我一定會讓你死得不能再死.

她還要盡快找到有沒有辦法修複內丹,她不允許自己從天才變成廢材.

*

李楠拿著一筆錢被打發出了杜府,當他走到一個偏僻的竹林時,突然冒出了兩個黑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