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50章 【賭約第1日,偶遇】10
大半夜的,被一個女人調戲了一番,害的他那里還是膨脹的難受,她卻瞬間消失了,讓他覺得自己完全沒有任何的尊嚴了.

男子的俊朗無比的臉不由得陰沉著,他伸出手指輕輕的撫摸了一下自己的唇瓣,好似唇瓣上還殘留著她的溫度和甜蜜,明明她是那樣不堪的一個女人,他為什麼心里會覺得有些留戀呢?

男子低眸,濃密長翹的睫毛覆蓋住了他眼底的情緒,他看著自己那雪白的長袍上面髒兮兮的,眉頭不高興的皺了起來.

他回頭,便看到了她剛剛所站的地方,好似還殘留著她的氣息,目光不由得陰鷙著.

髒女人你最好是別再讓我遇到你,否則,我一定不會放過你.

男子重新躺回另一個躺椅上,目光去一直都盯剛剛她站的地方,只要他一閉上眼睛,就浮現出她一進來最開始的模樣.

還有她剛剛親自己的那一瞬間.

"實在是可惡!"

男子暴怒道,瞪大眼睛,毫無睡意,整個大腦里都是這個該死的髒女人.

這一夜,注定無眠了!

*

凰月臻忍不住的打了一個寒顫,感覺像是有人在罵自己啊.

從湖泊邊的房子出來後,凰月臻再次跳進了湖泊中洗了一個澡,洗好澡後,這才上岸隨便找了個隱蔽點的一個地方休息.

凰月臻感覺體內的那股氣流越來越強烈,在她體內不斷的流轉.

她干脆席地盤腿而坐,像平日里自己修煉古武一般,探視起自己的體內的情況起來.

她發現自己的體內,藥性的燥熱感因為有那股氣流倒是越來越少了,直至最後完全被覆蓋住了.

股氣流所到之處,身體會覺得舒暢無比,就像是有著不少道暖流從自己的身體里劃過一樣.

這氣流是——玄靈氣!

她驟然睜開眼眸,眉眼微挑帶著幾分的詫異,明明昨天體內還沒有任何的玄靈氣,今天,身體里居然有了,這實在是讓人無比的驚訝也驚喜著.

凰月臻雖然不知道這玄靈氣是從哪里冒出來,但是,這對她來說絕對是一件天大的好事情,至少,有玄靈氣就表示她不再是廢物了.

在這個以武為尊的世界里,要是沒有玄靈氣,這該是多麼可悲的一件事,因為,不管是什麼職業還是一般的武者,都是需要玄靈氣的.

在這個以武為尊的世界里,要是沒有玄靈氣,這該是多麼可悲的一件事,因為,不管是什麼職業還是一般的武者,都是需要玄靈氣的.

她還准備今天去想辦法恢複下身體,看看為什麼這身體不能修煉玄靈氣的,沒想到,現在居然可以了,她可以修煉玄靈氣了.

凰月臻慢慢的將玄靈氣釋放出身體外,只見,有著一層淡黃|色的光芒包裹著她,散發在她的周圍,白皙的小臉在光芒的照耀下,耀眼無比.

黃階玄靈氣?

沒想到,她體內的玄靈氣一出來就這樣的強悍,最開始有了玄靈氣的初入者可都是從赤階玄靈氣開始的,她之前一直沒有,現在有了卻是直接進入黃階三級玄靈氣的.

要知道,想要從赤階玄靈氣到黃階玄靈氣,這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很多人需要花上一年甚至好幾年的時間才完成的,而有些人天賦差,也許一輩子也就只能停留在橙階玄靈氣這個階段的.

"這身體果然不是廢物的身體.沒有讓我失望,不過,還是太嬌貴了一點."凰月臻自言自語的說著,薄唇微揚,臉上帶著十足的自信,神采飛揚.

凰月臻就這樣盤腿而坐,將自己體內的玄靈氣凝聚,釋放,讓它在筋脈里來來回回,讓這突然出現的玄靈氣,更適應這具身體.

她靜靜的坐在哪里,好似一幅畫卷一樣,美不勝收,有微風吹來,飄落的樹葉時不時有幾片會停落在她烏黑的發絲,或者肩頭上,那模樣俏麗非凡.

就這樣般的,直到天際慢慢的發白了,凰月臻這才起身,後背的傷沒有那麼疼痛,就連身上的衣裳也早在玄靈氣的作用下被烘干了.

凰月臻悄悄的回了杜府,先回了月夷苑換了一身衣裳,要是這樣衣冠不整的出現在眾人面前,還不知道會被那些人說什麼呢.

"喲,大姐姐,來得可真早啊."凰月臻換好了衣裳,就直接去了靈堂,她不知道昨晚她沒有在杜府,秦氏母子們沒有看到預想的那場好戲會怎麼樣呢?

凰月臻正在想著,這秦氏母女就邁步進了靈堂,杜馨涵那聲音的挖苦味道,很是濃烈.

這兩人的身後,也跟著杜仲易,慕姨娘這些人,這些人就像是商量好來靈堂的一樣.

凰月臻微微的偏過頭去,心底嗤笑一聲,好看的眉眼沒有情緒,"來得沒有秦姨娘們早,我只是昨天一晚上都在這里罷了."

杜馨涵幾人一聽,不由得都互相看了一眼,眼神里情緒有幾分的複雜,那神情凰月臻倒是讀懂了,他們是在疑惑,也在悔.

杜馨涵微微的咬著唇瓣,眼神不悅的瞪著凰月臻,本來以為昨天會有好戲看的,他們什麼都准備好了.

本以為凰月臻昨天就會身敗名裂,冠上一個蕩|婦的稱號,在杜府會毫無立足之地的,可,當他們去月夷苑發現根本都沒有凰月臻,就連找遍了杜府都沒有找到.

可是,昨晚上他們卻忽略了靈堂,沒有到靈堂來看,沒想到的是凰月臻在靈堂待了一晚上,這還很是讓人後悔,後悔沒有來靈堂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