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賭誰是真正的凶手】07
這里每個人都有,要是凰月臻不吃的話,顯然是不給老夫人面子,不過,凰月臻看著杜馨涵雙手捧著的東西,她倒不覺得杜馨涵會突然之間對她這樣的好. 凰月臻默不作聲的接了過來,看著碗里雪白類似膏狀的東西,上面呈雪花形狀特別的漂亮,這就是他們口中說的雪花玉露,凰月臻端過來放在鼻尖下面一點,還沒有喝便就察覺到了異樣. 她就說杜馨涵沒有這樣好心的,這無事獻殷勤,自然不會有什麼好事情,這雪花玉露里面倒是多了一些不該有的東西. "大姐姐,你怎麼不喝啊,你該不會怕這里有毒吧?這可是祖母賜給我們喝的,沒有毒的,大姐姐就不用多慮放心喝吧."杜馨涵見凰月臻遲遲不肯喝下去,不由得笑著她. "馨涵,怎麼說話的?"秦香姿故意呵斥了一聲杜馨涵,很是抱歉的看了一眼老夫人,老夫人臉上倒是一層未變. 杜馨涵都這樣說了,要是凰月臻不喝,這豈不是把老夫人的好心當成驢肝肺? 這其他人都喝了,她單單要是真不喝,倒是會讓別人覺得凰月臻疑心太重,而且懷疑的對象是老夫人,到時候得罪了老夫人,這自然是對她不利的. "我只是見這雪花玉露太漂亮了,所以有些不忍心下口罷了."凰月臻牽扯了一抹微笑,眼眸如天上的星辰一樣,眾人都如同狼一樣的看著她,盯著她的一舉一動,就連老夫人,太老爺都仔仔細細的看著她. 好像凰月臻不喝這個,下一秒就覺得可以定她死罪,凰月臻心里無奈,看來這雪花玉露是非喝不可了. 她要是在這個時候再耍點什麼小花樣,恐怕更會弄巧成拙,罷了,喝就喝吧,反正這不是毒藥,還死不了人. 凰月臻最終還是端起碗,將這碗雪花玉露喝了下去,杜馨涵見凰月臻喝了下去,這才笑著離開了. 接下來便是杜家家宴,因為杜老爺才過世,家宴倒是十分的簡單,吃得也是一些簡單的素菜,凰月臻匆匆吃了一點就找借口離開了. 凰月臻出了大廳,步伐走得很快,因為她發現藥性在慢慢的發作了. 凰月臻找了一個偏僻無人的角落,將自己剛剛吃的所有東西都逼了出來,東西是吐出來了,可這雪花玉露里的東西藥性發作得太快了,就算全部吐出來了,那些藥性都已經竄進血液里了. "等會你就去凰月臻小|賤|人的房間,想必她已經快要受不了,這下你總算是得償所願了吧."凰月臻正准備走,便聽到了一道熟悉的聲音,那聲音落在她的耳朵里,十分的刺耳,是秦香姿的聲音. "嫂嫂,還是你有辦法.只是要是被爹娘發現了怎麼辦?這恐怕不太好吧,畢竟月臻是我侄女啊."杜仲易說道,隱約有些擔心,畢竟,他和凰月臻可是叔叔和侄女關系啊. "侄女?你這個時候怎麼會想到她是你侄女了?平日里是誰對著凰月臻兩眼放光的?...... P.S.收藏+評論+評五分=妤七多更的動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