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賭誰是真正的凶手】06
"我倒是很想看看,七天後,她凰月臻還有什麼骨氣能像今天這樣趾高氣昂的和太老爺他們打賭."秦香姿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和兒子,繼續道,"你們兩個這幾天一定要多注意凰月臻的一舉一動,只要對我們不利的,就想辦法毀掉."

"娘親,我們知道了."兩人點了點頭,互視一眼,笑得心知肚明.

"時間不早了,我們去大廳吧,聽說這次老夫人他們帶了一點雪花玉露過來,我們過去嘗嘗.順便,也讓凰月臻這大小姐也嘗嘗不一樣的雪花玉露."秦香姿站了起來,故作優雅的撫了撫自己的衣裳,笑盈盈的說著.

"娘親,你好像話中有話."杜馨涵眼眸微微的眯了起來,帶著一絲不一樣的笑意.

秦香姿伸出手拉過杜馨涵的手,看著她道:"馨涵,娘一切都安排好了.你最多再等七天,也許還要不到七天,你就是杜府的大小姐了."

"嗯,娘親,馨涵知道了.到時候,娘親你才是杜府唯一的正室夫人,弟弟便是我們杜府的大少爺了."杜馨涵笑著說道,眼角都是得意的笑容.

三行人很快就出了馨香苑,前往大廳.

大廳里差不多人都來齊了,倒是沒有看到凰月臻.

果然如秦香姿所說,老夫人和太老爺帶了不少的雪花玉露過來,這個可是好東西,男女都可以食用,非常的補人的,因為很稀少,所以就很珍貴了.

老夫人派人將雪花玉露端了上來,在座的姨娘,少爺,小姐,每人都有一碗,所有人都喝了過後,端上來的倒是多出了一碗.

"祖父祖母,這里還多了一碗."杜鴻立指了指那身邊多出的一碗,眼神里泛著光,他倒覺得這東西特別的好吃,很想說,要不就把這碗給他吃了算了.

"立兒,你大姐姐還沒有來,這一碗是留給你大姐姐,不得無禮."秦香姿瞪了杜鴻立一碗,不讓他喝,杜鴻立聽秦香姿這樣一說,只是撇了撇嘴,不敢說什麼.

"嗯,留給凰月臻吧.免得說我這祖母偏心."老夫人淡淡的掃了一眼那多出來一碗說著.

老夫人的話音剛落,凰月臻這才從外面姍姍而來,她將老夫人說的話聽在了耳朵里,並沒有說什麼,只是淡然的給老夫人,太老爺行了一個禮.

"大姐姐,你可算來了.再不來,這樣好的東西可就沒有了.諾...這是祖母專門為了你留的,趁熱趕緊喝了吧,可不要辜負祖母的一片好心啊."杜馨涵倒是突然很熱情的將雪花玉露端到了凰月臻的面前,雙手遞給她.

"凰月臻,我這做祖母的可沒有偏心啊.每人都有一份,你也不例外,都喝了吧."老夫人輕輕的點頭,剛剛凰月臻只聽了後面一句話還不懂老夫人說的偏心不偏心的,現在聽他們這樣一說,倒是徹底的懂了,原來就是為了喝一碗東西?

"月臻謝過祖母."凰月臻淡金色的眸子輕輕掃過,果然發現每個人坐的旁邊都放了這樣一個碗,只不過都是空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