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賭誰是真正的凶手】05
"你就不要再說這些傻話了,也不要去替我頂罪,就算你去了,那些想害死我的人,始終還是會害我的.你這樣死了一點都不值得."

"再說,今天在大廳眾人都是聽到的,老爺去世那天,你一天都沒有在府中,又怎麼可能殺人呢?是個明白人都知道你是在說謊,想替我的罪名罷了."

她淡淡的說著,一下子就將奶娘的這些行為分析了個透徹,就算再傻的人,聽奶娘那樣說,都不會相信,更不要說是老夫人,太老爺.

"可是,大小姐......"

"好了,奶娘,你得相信我.你這樣,以後怎麼跟著我做大事啊?"凰月臻緊緊地握著她的手,郁氏感覺到手上的溫度,看著大小姐那雙淡然的眼睛,她剛剛浮躁的心,竟然莫名其妙的安靜了下來.

"大小姐,奴婢相信你,不管你做什麼事情,奴婢都站在你這邊.你在奴婢心中,永遠都是杜府的大小姐,是奴婢的大小姐."郁氏點了點頭,有些滄桑的眼眸里噙滿了淚水.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這樣突然間不膽小,堅強起來的凰月臻,她倒是有一種想哭的沖動.

凰月臻不再說話,只是伸出手輕輕的拍著郁氏的手臂,給她力量,那雙眸子卻是有著不少的精光閃過.

想要害死我凰月臻,那就看你們有本事沒有,七天時間,已經足夠了,足夠揭穿你們這些人虛偽,又丑陋的嘴臉了.

在一邊的別苑里,門窗都是緊閉的,里面倒是坐著三個人.

"娘,你怎麼突然之間還幫著凰月臻那賤|人說話了.多給她七天,這對我們沒有任何好處啊."杜馨涵一回到馨香苑,幾人就關起房門來談話了.

杜鴻立點了點頭,十分不屑的道,"對啊娘親,要是今天我們不同意她這個賭約.說不定祖父祖母已經治她死罪了,何時輪到她這個廢物猖狂."

"多給她七天時間,只是讓她可以死得徹底一點.七天,她一個黃毛小丫頭能做出什麼事情來?到時候,七天時間到了,不用我們說什麼,老夫人他們都知道怎麼辦了,她凰月臻是死定了."秦香姿冷笑一聲,斷定這凰月臻沒有什麼本事.

就算她真敢查出什麼,她照樣可以讓她什麼都查不出來,現在杜府上上下下可都是聽她秦香姿了,她一個人能做什麼?

"可是娘親,你今天看到凰月臻的眼神沒有,好像她變了一樣,而且,說話這些都比之前伶俐聰明了."杜馨涵一天沒見到凰月臻死,一天就開心不起來,她在一天,她杜馨涵就不能是大小姐.

"聰明?我看她是在自尋死路.跟我斗,完全是自不量力.我們要是再固執的不同意,恐怕還會惹人閑話說我們是凶手了,引得老夫人他們懷疑."

"倒不如先順了凰月臻,七天而已,一個毛都沒長全的黃毛小丫頭,能翻起什麼浪?她是殺人凶手這是鐵板上釘"釘釘"的事實,任由她怎麼都不可能開脫掉自己的罪名,恐怕她會弄巧成拙,更是死得慘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