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殺手穿成廢材嫡女】03
凰月臻數著凰中天走來的步伐,直到走到她的面前,她這才揚眸一笑.

"給你,你可要接好了."只見凰月臻手指微動看似若有若無的翻了翻手中的資料,實則這些紙張只要從她手中逃脫,便就是能要人命的武器,飛花傷人也不過如此.

她素手一揚,厚厚一踏資料飛了出去,頓時漫天都是散落的資料.

白色的紙張飛舞著,黑衣人上前抓住,沒想到這紙張現在銳利得就像是刀片一樣,輕輕一碰,便就是一個深深的傷口.

唯獨,見到剛剛有凰月臻簽字那一張紙,安靜的躺在桌子上,落筆處寫著,"小日本,簽你|媽|個|逼."

她凰月臻就算是死,也不會替日本人賣命做日本人的走狗.

這些日本人自然沒想到紙張也能傷人,一時間,機艙這邊亂了起來,就連藤原木拓一時間也有些慌了.

趁著慌亂,凰月臻腳踏在桌子上,輕盈一躍,速度快如光影,一腳踢飛了藤原木拓身邊的翻譯員,手順勢將他懷里的搶掏了出來丟給了凰中天.

"爸,接好."凰月臻在凰中天靠近他的時候,就已經聽到了他身上有炸彈倒計時的聲音.

凰中天也會古武,身手也是不錯,伸出手穩穩的接住了她丟過來的槍,也懂自己女兒的意思.

凰中天點頭,伸出手將衣裳一扯,露出上峪組綁在他身子上的炸彈,他手中的槍指著炸彈,只要他開槍不用再等十五分鍾倒計時,也會爆炸的,這爆炸,整個飛機也會蕩然無存.

所有的事情發生也不過是一瞬間,她的動作如疾風一樣快速,藤原木拓根本都沒有拔槍的機會.

"這...怎麼可能?"藤原木拓全身猛然僵硬,心底駭然.

他感覺到自己脖頸上有著尖銳的東西抵觸著,她纖細的手放在他身上,他竟然動彈不得.

一時間,整個局勢都改變了,完全是由凰月臻來主宰著整個場面,而不是他藤原木拓.

凰月臻手鉗住著他,只要有藤原木拓這擋箭牌,還有父親身上的炸彈,她就定然能活著走出這里,她諒這些人也不敢輕舉妄動,只要一動,玉石俱焚,

她凰月臻沒有帶任何的武器進來,她手上的筆在此時卻是最致命的武器,就連藤原木拓的高級武器都是比不上的,"讓他們統統滾開,給我備一輛車,速度的,不然就等著上西天吧."

咻~咻~咻~.

有幾顆子彈從各個方向,刁鑽的往凰月臻襲|來,這些狙擊手希望可以一槍擊斃凰月臻.

凰月臻數著子彈的數量,有四顆,她絕美的容顏從容不迫著,子彈飛速過來,就在快要射擊到她的時候,不用一秒鍾,她身子靈活的一滑.

她伸出手用力的一拽,便將藤原木拓的胖手抬起起來,擋住了那飛過來的四顆子彈.

"啊!!"藤原木拓鬼哭狼嚎,子彈穿過胖手,他的整一只手臂在這個時候被打掉,瞬間被廢,血肉四濺沾染得到處都是,十分惡心,"巴嘎押路,誰他|媽|的讓你們開槍了,統統都給老子滾開."

"再玩花樣,只會讓你死得更早.一分鍾不備好車,就等著爆炸吧."她冷然的聲音嚇得藤原木拓全身打著冷顫,他從來不知道世界上還有這樣恐怖的人.

藤原木拓見識了凰月臻的厲害,自然不敢再玩花樣,"快備車備車,你們統統滾出去."

沒出一分鍾的時間,車便備好了,這些狗腿子日本屬下自然乖乖讓道.

車子絕塵而去,只留下漫漫灰塵飛舞空中,車子越開越遠,沒過幾分鍾就將追上來的那些人狠狠的甩在了後面.

砰~.

一聲特別小的子彈的聲音,徹底的結束了藤原木拓的生命,不用多的子彈,一顆,便就足夠了.

凰中天開著車,凰月臻研究著他身上的炸彈,還有兩分鍾的時間,這種炸彈是最新式的,他藤原木拓還當真以為她凰月臻沒有見過嗎?

最後只剩十秒鍾,凰月臻成功的將炸彈拆除了,把炸彈順手的丟進了江里.

嘭——轟~.

連著兩聲巨響突然響起,震耳欲聾,車子才穿過了大橋,還沒來得及刹車便撞上一輛大車.

凰月臻好看的眉眼一皺,身子在這一瞬間像是被四分五裂了,她感覺自己意識越來越迷糊,頭暈目眩,呼吸越來越是微弱了來.

她沒想到自己成功脫離了上峪組,卻在一場車禍中死去,"月"這個傳奇在殺手界從此也會隨之消失.

次日,日本報道,上峪組織組長藤原木拓,經鑒定屬于他人先故意槍殺,後遭遇車禍,車上還有兩死者,一男一女,身份不明.

*

時空扭轉.

21世紀殺手界的傳奇"月"並沒有消失,她在另外一個時空延續了,她將會在這個時空重新創造出新的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