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第67章 喜歡就拿走
微暖這句話顯然是已經不敬了,上一句還可以當作是她不懂隨意說的,可是這一句話卻是像在說"王爺,你就是有病"!

"自然是我有病了,眼睛看不見還不叫有病嗎?"風輕寒指了指自己的眼睛,但是這句話他是笑著說的,這樣的笑容卻是令微暖覺得心被刺了一下,是什麼樣的原因才可以令他如此云淡風輕地說出自己的缺憾,是真的不在意還是已經無法在意?

他為何會雙眼失明?據說是大病了一場,什麼樣的病可以令他明明擁有這麼漂亮的一雙眼睛,卻是什麼都看不到.

她單純地為這一雙眼睛,為他這個人心疼,與別的感情無關.

"好吧,既然王爺承認自己有病,那我也承認我有病,我應該是得了一種傻病,大家都覺得我很傻,雖然我不承認,但應該是真的吧."微暖雙手撐著下巴低聲說.

風輕寒微怔,倒是不曾想微暖會承認,他笑了笑,"三小姐還沒有看過王府的構造,我讓人帶你去看看,有什麼不滿就告訴我,我和南宮公子再下一局."

"哦,好的."微暖在風輕寒的面前不自覺變得很乖.

南宮彥和微暖都沒有意識到風輕寒在對南宮彥說話的時候是用"本王",而對微暖的時候大多數都用"我".

微暖跟著一個丫鬟穿梭在王府,並沒有發現不滿的地方,風輕寒的品位很雅致,不會給人奢華的感覺,有種低調的內斂,不過她不是單純地欣賞王府的構造,還留意了王府中有哪些出口,到時候是怎麼方便怎麼出去.

她逛完回去的時候,南宮彥和風輕寒已經下完了,看了一眼就知道又是南宮彥輸了,她偷瞄他一眼,發現苦悶的臉,顯然還是有些氣餒的.

"暖兒,你看看這個棋局,覺得這顆黑子應該下在哪里?"南宮彥突然來了興致問微暖.

"我不知道."微暖馬上拒絕.

她要是暴露了自己那還了得,都不知道南宮彥是什麼意思,干嘛叫她下棋.

"試試看,隨意下."南宮彥將棋子交給微暖,微暖看著棋局,這一局棋其實很難,極難找到可以活的位置,不過她知道有一個地方可以,但她絕對是不能下在那里的,想了一下就將棋子放進了口袋里,"這個棋子很好,我喜歡,我要帶走!"

南宮彥一愣,隨即笑出聲,他哪里想到微暖會突然來這麼一下,直接就將棋子給裝走了.

"一個夠了嗎?還是說,這些全都拿走?"風輕寒指了指桌子上的棋子.

"可以都拿走嗎?你們會不會罵我?"微暖知道這個棋子是很好,全部都是經過精心的雕琢,材料也是上好的,這一副棋子起碼可以賣一個很好的價格.

"自然不會,之前就答應你了的,你喜歡什麼便拿走什麼."風輕寒示意伺候的婢女將棋子裝起來然後交給微暖.

微暖自然開心,"謝謝王爺,王爺你真好."

"天色不早了,王爺,我們先告辭了."南宮彥決定離開了.

"王爺,我沒有什麼不滿,先走了,下次再見."微暖說了一句就跟著南宮彥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