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第75章 旁敲側擊
二掌櫃說完楊蟬兒見楊大郎已經被藥鋪的伙計趕了出去,楊蟬兒心中一陣暢快,唇角不自覺的勾起.

"聽蟬兒姑娘話里的語氣莫非和這男人認識,如果是蟬兒姑娘的朋友,在下可以說動顧大夫再讓他前去看診一次."二掌櫃心中一動,小女娃來賣藥的這兩次他一直旁敲側擊想要打聽小女娃的來曆住處,可是小女娃精明得很,每次都隨意敷衍了兩句就岔開了話題,難道小女娃是白水村的人?

"謝謝二掌櫃的好意,俺看就不必費事了,說不定是老天爺看他們一家人做多了壞事想要懲罰他們一下也不一定,人吶,就不能太缺德!而且上次他們一家人上吐下瀉了不是過兩天自己就好了麼,俺相信這次他們癢個幾天幾夜也會自個慢慢好的,何必浪費這個銀子看病買藥."楊蟬兒諷刺的說道,和二掌櫃打了聲招呼就和五郎彙合去了.

二掌櫃剛開始還有些沒聽明白楊蟬兒話里的意思,等明白過來心里一驚,這男人家的怪事莫非跟小女娃家有什麼關系,不然這男人家里的事情小女娃怎麼知道的那麼清楚,上次這家人上吐下瀉莫名其妙就好了,根本不是顧大夫治好的,這事情也就顧大夫和他兩個人知道,顧大夫覺得這事蹊蹺才特意告訴了他,如果不是跟小女娃有關系,她又怎麼會知道,這家人接連兩次生的怪病都讓人都給人一種很奇怪很詭異的感覺,根本找不出病因,莫名其妙的就好了,而且絕對是很折磨人的怪病,不單是對身體的折磨,而是身心雙重折磨,現在看來他們根本不是生了什麼怪病,而是被人下藥了,只是這藥太厲害,讓一般的大夫都診不出.

小女娃的爺爺除了是制藥高手莫非還是杏林前輩,這種可能性極大,會制藥的人必須對藥材的藥性相當了解,醫術高超也不奇怪,只是這樣的醫術普天之下也找不出幾個,看來他以後得更加努力巴結小女娃才行,說不定什麼時候還能見到這位前輩一面,二掌櫃似乎沒想過另外一個可能,小女娃的爺爺這麼善于用毒,說不定鑽研的其實是毒術,不過醫毒不分家嘛.

還有,今天那個男人肯定跟小女娃家有仇,不然也不會被人整的這麼慘,以後他得遠著點才行,不論是出于安全還是利益考慮,于是交代了伙計以後不准在讓那個男人再踏入仁德堂半步,也不准接和他有關的生意.

五郎從縣令家里回來也是眉開眼笑的,想必東西送的十分順利,最重要的是得了不少銀子,她家可不止她一個財迷"大哥,看你這麼高興的樣子,今天肯定賺了不少銀子回來,快說是多少?"

"真是,什麼都瞞不過你這個小機靈鬼."在這大街上五郎不想把銀子拿出來招眼,于是用手給楊蟬兒比了個數"管家說縣太爺看到咱家送去的東西很滿意,特別是那,鹿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