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第74章 慘不忍睹
楊蟬兒想著縣令大人的銀子好賺,可是這回並沒有什麼新鮮玩意兒,就獼猴桃這點東西不過是野果子罷了,要是單獨送實在拿不出手,送給門房嘗嘗還差不多,反正今天不用趕著去集市,楊蟬兒干脆趁早去山里采了一籃子新鮮的蘑菇,又逮了兩只山雞和野兔,然後把這次制好的鹿鞭用盒子裝好讓五郎一並送去縣令家,楊蟬兒則去仁善堂送制好的藥材.

這次用麋鹿身上制成的藥材楊蟬兒只拿出了一部分來賣,鹿茸則是全部留著了,她想用來給家里人補身子,鹿身上最貴重的東西之一就是鹿茸,而且是麋茸,《本草綱目》中記載,麋茸功力勝鹿茸,現在家里條件漸漸好起來,她得幫家里人把身體調養好了,讓他們一個個長得健壯些結實些,別像現在似的瘦不拉幾身上沒幾兩肉跟柴杆子似的.

楊蟬兒來到仁善堂,顯然二掌櫃早有交代,她一進去伙計就客客氣氣把她請了內屋,二掌櫃也很快就來了,跟楊蟬兒寒暄了幾句很快就把目光轉到了楊蟬兒帶來的藥材上面,楊蟬兒做事也爽利,不喜歡拖泥帶水的,直接把藥材給二掌櫃的驗看了然後結銀子,二掌櫃驗看過藥材笑呵呵的看著楊蟬兒,顯得越發的熱情,心中更是想把這樣一位制藥高手給請到仁善堂來,當然他心里也明白這是不可能的事情,純屬于興奮後幻想的產物.

這次的藥材仍然是按上等品質的藥材收購,二掌櫃讓人稱算好,藥材一共賣得六十八兩銀子,藥店的規矩結算現錢都是要到櫃台的,二掌櫃為了彰顯楊蟬兒的特殊性,讓人把銀子包好親自遞到楊蟬兒手里,楊蟬兒謝過從內屋出來,才掀開簾布就看見楊老大出現在藥鋪門口,楊蟬兒又退了回去,只把簾布留了一條縫觀看外面的情況.

二掌櫃就跟在楊蟬兒的身後,若有所思的看著楊蟬兒的反應,然後道"這個男人是白水村的,在城里頭開了個小雜貨鋪,這段時間他家里也不知道是怎麼了,老是生怪病,前不久才讓咱們仁善堂醫術最好的顧大夫去替他家里人治病,上吐下瀉的毛病是治好了,可這才沒過多久,又出了這樣的怪病,那一家子人有一半以上身上都長出了一種紅疹子,癢的人直往身上抓,身上的皮都快被抓破了,看著慘不忍睹,城里幾位有名的大夫都去給他家人看過,治不了,真是遭罪啊."

"這事俺知道,他這次又是來請顧大夫的吧,顧大夫能治得好麼?"楊蟬兒聲音諷刺的說道,上次楊家老宅那些人上吐下瀉被治好的事情她比誰都清楚是怎麼回事,顧大夫是錯打錯著,說不得這次他也有這樣的好運氣,她下的藥量估計差不多了.

二掌櫃雖然對楊蟬兒的語氣有些詫異,不過迅速掩下了"是啊,可這怪病顧大夫也治不好,都被請上門幾次了,實在看不出這紅疹子是因為什麼原因長出來的,用好多種辦法都沒用,顧大夫實在是不願意再來回的折騰了,所以不願意再去給那家人看診,這男人也是沒了辦法一直到這里來央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