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第69章 胳膊廢了
真是一家人,動不動就是什麼打啊罵的,真真沒修養,楊蟬兒臉上掛起一個相當欠扁的笑容,還帶了一抹小無辜"二伯要打死俺?俺不信,要是二伯真有這個本事不如動手試試,看看會不會和二伯娘一個下場,到時候胳膊廢了,可別怪侄女沒提醒你."

"你當俺相信你一個小丫頭片子的鬼話,俺還不信了,俺打……"楊老二手都揚起了,看楊蟬兒纖細的手指捏著一根繡花針笑得一臉詭秘的看著他,忽然想起上次楊家老宅的人全都上吐下瀉的事情,腦中冒出一個想法,這件事會不會真的和老三家的有關,楊老二心里一咯噔,老三家的什麼時候有了這麼邪門的一門本事.

他們今天找來老三家雖然是借著這個由頭,但其實楊家老宅是沒人相信老三家的人有這個本事,不然會一直被他們欺負不吭聲?只不過是想藉這個借口來尋老三家的麻煩,發泄這些天來積壓的郁氣,順便再在老三家撈點什麼好處,上回大家可都是吃到甜頭的了,一提要去找老三家的麻煩都高興的紛紛跟了來,誰讓楊家人都是在吃了從老三家拿回來的米糧後才出事,現在看來他們上吐下瀉的事情竟真的是老三家的干的,看看金氏這會還不能動彈的胳膊,楊老二被自己剛剛的想法嚇到了,心里漸漸生出一股冷意來,哪還敢下手去打楊蟬兒.

"看來二伯是個很識相的人嘛,知道什麼事可為,什麼事不可為,打小孩這種事情就是萬萬要不得的.說吧!今天你們這麼多人來想做什麼,又想從俺家撈什麼好處回去,上次你們一大家子跑到俺家來搗亂的事情,俺還沒有跟你們清算呢,你們今天自個找上門來,是想把上次從俺家搜刮的東西給還回來嗎?"楊蟬兒看著楊老二放下去的手冷冷的問道.

"你休想,俺娘說吃進了嘴的東西哪有再吐出來的道理,你家的白面奶都給俺們做餅子吃了再沒有了,你別想再拿回去."說話的是楊老二家的六郎,這就是一個典型吃貨,力氣大吃的多,明明吃飯時吃的是最多的,還成天里的喊餓,好像喂不飽似的,到處找東西吃,自個兒親娘出事了他沒吭聲,一聽到楊蟬兒要他們把上次拿回去的東西還回來立馬不干了,要是把白面還回來,奶那什麼給他做白面餅子.

楊蟬兒氣笑了,這又是哪里跑出來的憨貨,楊家老宅的人盡是些極品"那是俺家的白面,俺們自己賺錢買回來的,憑什麼不能要回來,你們吃的倒是心安理得,也不怕吃了爛肚子."

"死丫頭,俺們今天就是為這事來的,好你們一家子都是心腸歹毒的東西,居然在白面和大米里頭下了不乾淨的東西,讓俺們一大家子吃了上吐下瀉的,今天你們要是不給俺一個說法,這事就沒完."楊老太婆這時終于抓到楊蟬兒的話柄找到了問罪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