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第59章 權衡得失
沒錯,就該這樣,五郎和七郎還有九郎是家里的男子漢,這些東西都是要學會的,這樣才是真正的對他們好,有了自力更生和生存的本事,就不用怕危險和挑戰,即使有事情也能很好的應對,她也不必擔心哪天她不在的時候他們遇到危險,她現在是真的很在乎這些讓她倍感溫暖和幸福的家人.

今兒楊蟬兒的運氣也算不錯了,竟遇見了好幾種比較珍貴稀少的藥材,當然都是趁家人沒注意的都移進了空間里,楊蟬兒興奮不已,想再往前看看能不能有別的收獲,不知不覺往山林深處走去,一時間竟忘了危險兩字,而趙氏五郎他們沒有楊蟬兒的經驗,平日里都是跟著楊蟬兒走的,因此並沒覺得有什麼,倒是七郎隱隱覺得有些不妥,卻又說不出來是為什麼.

"蟬兒,今日時候也差不多了,要不別再往前了,不然就走的太遠了,俺聽村里老人們說過林子深處很多猛獸,危險的很,咱們往回吧."七郎天生對危險有一種異于常人的敏感,幾次跟七郎一起進山里,這一點楊蟬兒是知道的,因此點了點頭准備往回返,她本來也沒打算進到這麼深的山林,不過是因為采到幾種稀少的藥材高興地有點過了頭才一直往前找,現在想想這里確實挺不安全的,就他們這樣的隨便來個凶猛點的野獸就對付不了了,進大山深處還是等他們有實力些了再說.

趙氏和五郎都覺得七郎說的有道理,楊蟬兒點點頭將附近生長的幾顆草藥挖起放進背簍里,然後一家人就准備往回了,忽然樹林里傳來不小的動靜,楊蟬兒心中一緊,目光緊緊盯著聲音來源處,一邊打量四周的環境看附近有沒有什麼隱蔽可以藏身的地方.

楊蟬兒將匕首握在手里,做好隨時迎敵的准備,一邊帶著全家人往身後不遠處的石壁縫隙退去,五郎和七郎一個拿著柴刀,一個拿著木棍,一左一右將家人保護在中間,目光也是死死的盯著發出聲響的地方,隨時准備沖上去與野獸搏斗為家人爭取逃跑的時間,聲音越來越近,忽然一個什麼東西從草叢里迅速的竄出來,楊蟬兒定睛一看卻是一頭成年的麋鹿,松了口氣的同時又有些驚喜,麋鹿可全身都是寶呢,只是以她現在的能力楊蟬兒想著要不要攔截下來,而且這頭麋鹿貌似是受了驚的樣子,有些難辦.

麋鹿雖然是種溫順的動物攻擊性不強,可兔子急了還咬人呢,這頭麋鹿的個頭不小,叉角已經發育完全,這對楊蟬兒來說是好事也是壞事,好的是如果能把這頭麋鹿拿下,麋鹿全身都是寶,可以炮制不少上好的藥材,鹿肉能賣錢,賣個百十兩銀子肯定沒問題,這樣一來家里現在的困境就可以解決了,壞的是這麋鹿因為已經成年了個頭不小,楊蟬兒能力有限不一定能把它拿下,說不定還會受傷,要是最後沒能把麋鹿拿下就得不償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