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第56章 信口胡謅
"蟬兒姑娘,是這樣,我呢想請你爺爺出山,到仁善堂來幫我們制藥材,至于待遇你放心,只要你爺爺肯答應一切都好商量."二掌櫃知道一些山外的奇人都有些怪癖的習慣和個性,小女娃的爺爺制藥本領這麼好卻籍籍無名,這其中恐怕也有幾分緣故,為了能把小女娃的爺爺請出山,二掌櫃把姿態放得很低.

原來是想請她'爺爺’出山,楊蟬兒心中暗笑,不知道二掌櫃要是知道她這個'爺爺’是杜撰出來的會作何感想,五郎幾個哪能不知道楊蟬兒這個所謂的'爺爺’是胡說的,看二掌櫃被自家妹妹耍的團團轉的樣子,剛剛被二掌櫃漠視的那股氣就消了.

"看得出二掌櫃是真心的,二掌櫃的好意俺也替爺爺謝過了,不過俺爺爺早已經看破世俗,不願意在投入到世間紛雜之中,就連賣藥材這種事情也交給了俺一個五歲多的孩子,所以不論掌櫃的開出什麼條件,爺爺他都不會出山的,更不可能答應二掌櫃的邀請,希望二掌櫃能諒解."楊蟬兒所以如是的忽悠,瞎話更是一套一套隨意編來,說的跟真的似的.

果然如此,他就說這樣有本事的人怎麼會在他們這一行里籍籍無名,人家根本是世外高人不在乎名利,二掌櫃失望之余仍然不願放棄,畢竟這只是小女娃的一面之詞,說不定見到了她爺爺能有轉機呢,二掌櫃想到這笑得越發的謙和.

"是這樣,那就太可惜了,你爺爺這麼好的制藥人才,在下真的是真心誠意地想要請你爺爺出山,不如蟬兒姑娘帶在下去見你爺爺,讓在下與你爺爺親自談一談."

"不必了,二掌櫃不用懷疑俺說過的話,如果不是因為生活所迫,俺爺爺根本不會讓俺出來賣藥材,想要俺爺爺出山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俺爺爺也不會願意見外人的,就算是俺爹娘想要見到爺爺一面也是不容易的,二掌櫃歇了這個心思吧."楊蟬兒斬釘截鐵的說道,開玩笑,所謂的爺爺根本是她為了增加信用度和掩人耳目的信口胡謅出來的,她要去哪里找這樣一個爺爺出來當然不可能.

二掌櫃是個心思通透的,說到這兒知道請小女娃的爺爺出山是不可能了的,小女娃這麼說必定是她爺爺早就吩咐下了的,心里不由得一陣失落,他本來還以為可以為仁善堂請到一個制藥高手,東家這幾年話里話外都透露出要往京城發展的意思,如果有這樣一個制藥高手加入仁善堂,勢必會有把握的多,哎,可惜了.

"二掌櫃其實也不必這麼沮喪,爺爺雖然不能到仁善堂來,但是以後會和仁善堂合作,制的藥材也都會賣到仁善堂,其到不到仁善堂來也就不重要了,如果二掌櫃在制藥方面有什麼難題也可以讓俺轉告給爺爺,俺相信爺爺會願意幫忙的."楊蟬兒也不想和二掌櫃搞僵了關系,以後她還要長期和仁善堂合作,靠仁善堂賺銀子,因此還是許了些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