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第50章 慢工細活
"你這小子,湊什麼熱鬧一邊去."楊蟬兒趕蒼蠅似的把九郎敢開,引來九郎的強烈抗議,相當不滿楊蟬兒這種歧視差別待遇.

"蟬兒,你偏心,俺也是你小哥,憑什麼你不理我,只幫大哥捏肩膀,俺不管,俺要和大哥一樣."九郎一屁股坐在炕上,跟受了委屈的小媳婦似的目光幽怨的看著楊蟬兒,眼眶里似乎蓄滿了眼淚,要是楊蟬兒一個不答應立刻就會破閘而出.

楊蟬兒還是第一次看見九郎這副耍賴撒嬌的模樣,有些稀奇,她還當九郎這孩子,也是,家里除了自己就數九郎最小了,會耍賴撒嬌是很正常的事情,只不過平日里出于哥哥尊嚴沒在他面前表現出來罷了,現在可露了馬腳了.

五郎好不容易享受到一回妹妹的特級待遇,偏偏九郎這小子不識相的跑出來搗亂,當即有些不滿了,點了點九郎的額頭"你這臭小子做這幅模樣給誰看呢,還知道吃醋了,也不怕人笑話."

"怕什麼!蟬兒也是俺妹妹,不是一個人的,你不能一個人霸占,要不然俺們去找娘評評理,看看你這麼做該不該?"九郎很懂得利用自己的優勢,自己斗不過五郎,知道找靠山.

"你個混蛋小子,就知道躲在娘背後,沒出息!"五郎哂笑到,****了幾下九郎的腦袋,終于還是把自己的位置讓給了九郎,九郎很滿意五郎的表現,又轉頭沖著楊蟬兒"妹妹,過來給小哥捏捏肩膀,小哥今天可真是累壞了."

"不干,俺的手都捏酸了."楊蟬兒被九郎這樣逗樂的不行,笑著跑開了,九郎跳下炕追了上去,最後九郎還是抓著楊蟬兒,讓她替自己捏了一回,看著楊蟬兒確實是捏的累了才作罷,累著了妹妹他也心疼.

楊蟬兒又去了一趟張木匠家里,張木匠這兩天都在趕制她家訂的東西,不過這幾天張木匠的兒子出去辦事去了,張木匠一個人做事速度就慢了許多,就算加班加點也快不到哪去,做木工這門手藝講究的是慢工出細活,想要東西打得好,就得慢慢來,一樣一樣都做好了,做仔細了.張木匠按楊蟬兒先前的囑咐先做好了楊蟬兒自己要的小工具,楊蟬兒對張木匠的手藝很是滿意,至于板車櫃子還有桌凳楊蟬兒讓張木匠慢慢打不必著急,反正也不急在這一時半會兒的.

用破布一包,抱著一堆的木質工具回到家里,楊蟬兒把在鐵匠鋪打好的切藥刀等物也拿出來,通通歸置到了一處,用很明顯的界限隔開了,並且很鄭重的通告了家里人一遍,這些東西沒有她的允許誰都不許碰,家里人對楊蟬兒這個寶貝疙瘩一直是很看重,她都發話了誰敢不行,都連忙應諾.

有了這些工具,楊蟬兒的制藥大計終于可以開始慢慢實行了,雖然還有些工具沒有齊全,一般的藥材炮制已經不成問題,太複雜的暫時還用不上,什麼事情都要有個過程,她現在先試著和仁善堂接觸,慢慢再建立一種相互合作和信任的關系,等到一切水到渠成她再拿出看家的本事,讓仁善堂的人自己求上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