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第47章 一場美夢
"娘知道俺的乖囡懂事,娘不是沒想過讓你大哥繼續念書,只不過上縣學念書不是念容易的事情,光是一年的束脩就要八兩銀子,逢年過節的還得給先生送節禮,咱們家又是這個情況,別說沒有那麼多的銀子交束修,就是家里也就只有你大哥年齡大些能頂些事,要是你大哥再去念書了,家里連個撐事的男人都沒有."趙氏不是不明白五郎的委屈和犧牲,只是家里實在沒別的法子.

"娘,你就讓大哥去念書吧,俺現在長大了,以後家里的事情就交給俺."七郎聽到了娘親和妹妹的談話,立刻插言道,這些年大哥為這個家付出的夠多了,他也是家里的男子漢,沒道理什麼事情都讓大哥頂著,以後他要代替大哥撐起這個家.

"再看吧."趙氏敷衍的答了一句就不再多說了,現在家里各方面的條件都不允許,就算答應了也沒用,不過兒女的懂事還是讓趙氏很欣慰,楊蟬兒知道趙氏的顧慮,只要有了銀子一切就都好說了,多說無用,想辦法掙錢才是正經,楊蟬兒可不止想讓五郎一個人去念書,七郎和九郎都到了上學的年紀,九郎還能等等,七郎再不去上學就有些遲了,只是銀子啊,銀子們在哪,到姐懷里來!

由于楊蟬兒想了一晚上的賺錢大計,滿腦子里全都是銀子,以至于晚上做夢都夢見自己賺了好多銀子,抱著趙氏的胳膊當成金元寶,樂的呵呵直笑,都笑出了聲,忽然金元寶不見了,楊蟬兒一驚睜開了眼睛,原來是做夢,趙氏起床把胳膊抽出來了,把楊蟬兒的金元寶也給抽沒了.

"蟬兒,你夢里夢見了啥,咋笑成了這樣?"九郎衣服都沒穿,爬到楊蟬兒面前好奇地問道.

"這還用說,肯定是夢到了什麼好吃的,你看口水都流出來了."七郎也坐到楊蟬兒面前戲謔的說道.

"不可能,俺怎麼可能流口水."楊蟬兒聽了七郎的話下意識就去摸嘴角,干干的,枕頭上沒有口水的痕跡,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被七郎打趣了"好啊,二哥你壞,居然騙俺."

楊蟬兒從被窩里鑽出來伸手就去撓七郎,和七郎笑鬧成一團,九郎還在一旁給楊蟬兒加油助威,不過只限于喊口號而已,行動上兩不相幫,一邊是哥哥一邊是妹妹,哪邊都不好得罪,楊蟬兒在七郎手上敗下陣來,趴在七郎懷里咯咯直笑討饒,都快笑得喘不過氣來了,趙氏看見他們兄妹三鬧得不像話連忙呵斥.

"你們兄妹幾個真是的,都這麼大人了,還這般胡鬧,還不趕緊把衣服穿上,現在早晚的時候越來越冷,要是涼著了可怎麼好."趙氏一邊把手里的衣服遞給九郎穿上,一邊走過來把楊蟬兒的身子趕緊拉進了被子里"蟬兒,今個兒還早,你再多睡會,吃飯了娘再叫你."

"娘,俺不睡了,你快點做飯,俺們今天還要進山里淘換山貨,賣了好掙錢."楊蟬兒掙開被子翻身起來,脆生生的說道,七郎就近拿過楊蟬兒的衣服給楊蟬兒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