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第46章 厲害著呢
趙氏進屋拿東西,見楊蟬兒兩眼放光直瞧著五郎看的樣子有些好笑,拉著楊蟬兒到了屋外"你這丫頭,這麼瞧著你大哥看做什麼?"

"娘,俺大哥他識字啊?"楊蟬兒這時已經肯定了五郎是識字的,不然拿著書看做什麼,在家里裝什麼象,其實她想問的是五郎怎麼會識字.

趙氏知道女兒自從腦袋受傷好了後忘記了許多事情,看著五郎歎了口氣"你大哥當然識字,你爹在家的時候還在縣學里念了兩年的書,夫子都誇咱五郎聰明好學,比起你那五叔可厲害多了,念了這麼多年的書也沒念出個什麼名堂來."

"是嗎,原來大哥那麼厲害."楊蟬兒難得從趙氏臉上看到這種驕傲的神情,眼神熠熠發光,有一種為人父母者獨有的自豪感,不過趙氏平時是個極其低調的人,為人做事謙和忍讓,也不喜歡說長道短談論人家的是非,今日說出這樣的話來,可見楊老五真不是什麼讀書的好料子.

"厲害著呢,當初你爹還指著五郎能發奮讀書,以後考個功名回來也算是光宗耀祖了,哪里知道後來的事情,你爹他被朝廷征兵上了前線,家里沒有了頂梁的男人,你爺奶本就偏心不贊同讓五郎去念書,你爹走後不久,家里拿不出那麼多的束脩,五郎的書也就沒再念下去了,明明你爹走的時候你爺奶是答應的好好地,再怎麼也要讓孩子這書讀下去……,哎,可惜了,在老宅的時候,每次俺看見你哥偷偷拿著以前的書本反複翻看,心里頭那個滋味,你哥卻很懂事,從來不說這些,沒念書了就一個勁的幫著家里干農活."趙氏喃喃的道,神色很落寞,對楊老爺子和楊老太也是很有怨念的,楊老五這麼個不成器的兒子老兩口愣是往里砸銀子供了那麼多年的書,五郎也是他們嫡親的孫子,要是再讀個一兩年興許連秀才都考上了.

趙氏的話讓楊蟬兒不禁想起了那日買書時的情景,難怪大哥會是那樣的神情,恐怕不僅僅是同情那個落第秀才因為被家小所累而放棄科舉,更是由人及己想到了自己的遭遇與無奈,想到五郎這些年為家里人做出的退讓和犧牲,楊蟬兒心里五味陳雜,五郎真是個好大哥,既然她來到這個世界附在這具身體上成為了五郎的妹妹,那她一定會讓哥哥完成自己的心願.

"娘,你別傷心了,咱們努力干活多賺些錢,等明年開春了就送哥哥回縣學念書."楊蟬兒下定決心的說道,她本來也有這個想法,現在不過提前說出來,家里有三個哥哥,以後都要去念書,她楊蟬兒的哥哥可不能是目不識丁的文盲,一輩子只知道臉朝黃土背朝天的在地里干活,沒出息,雖然考科舉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哪怕考個秀才也好,還能免了家里戶稅,見官不跪,也不會像楊老四一樣被朝廷征去服兵役,再退一步就算什麼功名都沒考到,總能長點見識,以後經商做生意也不容易被人坑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