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第40章 氣得狠了
兄妹幾個聽到這都是氣憤非常,楊蟬兒肺都快氣炸了,怎麼會有這麼不要臉的人,當初楊家人把他們一家趕出來的時候除了他們身上的衣服半點東西也不肯讓他們帶出楊家,現在居然好意思搜刮他們家的東西,就當他們這麼好欺負,土匪也做不出這樣的事情,楊蟬兒恨不能立刻沖到楊家去,把這些人挨個教訓個遍,不過好歹還是理智占據了上風,費了好大力氣才隱忍住,現在就算跑去楊家也沒什麼用,以楊家那群人的個性拿到了手的東西就休想他們再吐出來,他們家人單勢薄根本奈他們不何.

楊蟬兒嘴唇緊抿,牙齒摩擦作響,一對拳頭握的死緊,沉默了一陣,然後一言不發的出了茅屋,找了個乾淨的地方坐下,拿著先前曬干的草藥兀自鼓搗著,五郎和七郎本來還有些沖動,想要跑去找楊家人理論,看到楊蟬兒這麼反常的樣子有些擔心,反而轉移了注意力冷靜了下來,這丫頭平日里脾氣最硬,是個半點也受不得委屈的,不會是氣得狠了,把人給氣出毛病了吧.

"蟬兒別生氣了,都怪哥哥沒本事才讓你們被欺負,不過你放心,哥哥會努力的,以後一定會讓咱們全家人都過上好日子,今天的這筆賬哥哥日後一定會加倍的討回來."五郎不但是安慰楊蟬兒更是賭誓般的說道,七郎臉上的神情也同樣堅定,顯然和五郎抱著同樣的想法,連九郎不再是平日憨憨的傻樣,仿佛一下子懂事了很多,也做安慰狀的拍了拍楊蟬兒的背.

楊蟬兒點頭答應了一聲,仍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那些草藥上,哥哥們的話讓她很安慰,不過今天這只是筆小賬不必要非等到以後才能報,現在她就能解決了,她們一家這些日子辛辛苦苦賺來的積蓄就被這麼搶了去,這口惡氣非要她親自出了才能舒暢,她要讓楊家的人全部都上吐下瀉個三天三夜,把吃進去的東西全都吐出來,楊蟬兒這麼想著搗鼓藥草就更加賣力了.

五郎和七郎見楊蟬兒這幅樣子顯然沒有要繼續理會他們的打算,于是到屋里一起收拾屋子去了,九郎就靜靜地坐在楊蟬兒身邊,也不說話,默默的陪著楊蟬兒.

廚房里的米糧被搜刮了個乾淨,吃的東西一點都沒留下,連做晚飯的材料都沒有,趙氏只好讓五郎到村里的小賣部暫時買了些米油回來,晚上湊著著吃點,好在五郎手里本來就有些趙氏給的碎銀子和銅錢,今天去集市上賣東西又掙了些錢,上次趙氏給楊蟬兒的三兩銀子,楊蟬兒也只用掉了兩百文錢,還剩下二兩多銀子,家里人的銀錢都掏出來加在一起也有四兩多銀子,夠他們用段時間了,不至于像楊蟬兒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一樣,連隔天吃的糧食都沒有.

夜色漸漸深了,莊稼人起早貪黑的干活,夜里一沾枕頭呼呼就睡著了,村里各家屋里的燭火相繼熄滅,楊蟬兒閉著的眼睛緩慢睜開,見家里人都睡得正想,于是躡手躡腳的下了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