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第39章 一並搶去
屋里更是混亂,家里本來通共就沒幾樣東西也被翻的亂七八糟,米缸被打翻在地,里面連半粒米都沒剩下,倒是地上灑落了幾粒米,上次買回來的白面和白糖等物也都不見了,趙氏坐在炕上神情淒然的抹眼淚,楊秋兒正一樣一樣靜靜地收拾屋里的東西.

"娘,家里這是怎麼了?"楊蟬兒吃驚的問道,看這情形楊蟬兒都懷疑家里是不是來土匪了,不然怎麼跟被打劫了似的.

趙氏見楊蟬兒回來了,擦了擦眼淚正要開口,屋外響起了動靜,是五郎他們從縣城里頭賣東西回來了,回來見著院子里的情景也是嚇了一跳,放下手里的東西立刻就進了屋里.

事情問清楚後原來是楊老大昨天在金三郎的威壓下賠償了楊蟬兒他們家五兩銀子,心疼銀子之余心里更加的不服氣,要是和別人家發生這樣的事情也就罷了,偏偏是楊蟬兒她們家,以前任他們欺負搓扁揉圓的人,現在也敢站在他們頭頂上拉屎,楊老大越想心里越不平衡,實在壓不下心里那一口,氣的昨夜一夜沒睡著覺,今天上午在家里坐不住了,夫妻倆商量著就回了村里-.

楊老大兩口子一回到楊家村進門就把事情一股腦的說了,楊家老太和楊家的兄弟幾個聽了,那還了得,老三家的莫不是想反了天了,楊老太當即氣的破口大罵,楊家幾兄弟也是怒火熊熊,由楊老太金氏帶頭抄起扁擔帶著手里的家伙,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就往楊蟬兒家去,要找趙氏幾個算賬,楊老四苦攔不住,只能低垂著頭跟在最後面.

楊老大本來還顧忌著金三郎不敢去找楊蟬兒他們家的麻煩,因此才會心煩氣悶,楊老二是個鄉下漢子,平時也就是有事才去城里幾回,哪管什麼金三爺不金三爺的,也不知道其中的厲害,只怪楊老大沒出息被一個地痞就能嚇成這樣,而楊老五是個書呆子,考了這麼多年的童生試,總是在院試這一關過不去,到現在連個秀才也沒能混上,兒女都這麼大了,家里的開銷卻一直是兩個老人在供給,就這樣他還格外看不起別人,總覺得自己是讀書人要比別人要高人一等,哪會把區區一個地痞放在眼里,如今又覺得老三家的人實在不成體統,是該好好教訓一番.

楊老大被楊家人你一言我一語,弄得心情異常激憤,連金三郎都忘在腦後了,一心只想著要找楊蟬兒家的麻煩,楊老大他們一行這麼多人殺到楊蟬兒家的時候,就只有趙氏和楊秋兒在家里,連楊蟬兒也出去了,趙氏和楊秋兒哪是楊老大他們的對手,兩人被楊老太罵的毫無還口之力,趙氏只得把楊老大賠給他們五兩銀子又拿出來還給楊老大,拿銀子的時候匣子里還有這些天楊蟬兒他們賣山貨得的銀兩也被楊家人看到也一並給搶去了,這些人還不知足,把楊蟬兒他們家能搜刮的東西都給搜刮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