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第36章 制藥工具 1
晚上回去,楊蟬兒用從仁善堂買回來的那瓶子金貴傷藥給五郎和九郎抹在傷口上,又用熱毛巾替九郎敷了被楊老大踢到有瘀傷的地方,至于趙氏和楊秋兒就有點麻煩,女人之間打架可以想見是什麼情形,身上雖然沒受什麼傷,但是兩個臉上都被指甲刮傷了,一個不小心處理不好就會留下疤痕,趙氏倒是無所謂,一個小小的疤痕也影響不了什麼,可楊秋兒不一樣,她還是待嫁的閨女,容貌有損不利于以後說親,好在這幾日楊蟬兒在山里采回來許多藥材,楊蟬兒親自制了藥膏讓趙氏和楊秋兒按時擦在傷口.

趙氏和楊秋兒接過楊蟬兒遞過來的黑漆漆的藥膏,對于藥膏的品相實在不敢恭維,但看在楊蟬兒辛苦搗弄了半天,也不好拒絕楊蟬兒的好意,見楊蟬兒瞧著只好很勉強的用手沾了一些藥膏擦在傷口,楊蟬兒看趙氏和楊秋兒那一副表情哪還猜不出她們在想什麼.小樣,姐配置的藥膏比起先前在仁善堂買回來的那瓶子傷藥不知道要高級多少倍,尼瑪還嫌棄上了,不過是賣相看起來不太好而已,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現有的條件有限,她只能保證配出來的藥膏藥性不減,等她把制藥的工具配齊了做出來的東西看相就好了.

制藥其實是件很繁複的事情,各種制藥工序,漂,煎,熬,煮,淬,泡,炸,煨,炒,炙,煉等等,不懂的人是根本不可能完成的,即便懂制藥,不同的人制出的藥材也有品質之分,也難怪制成的藥材要比生藥材收購價格貴上許多,技術性問題古今都很重要,制藥的工具也有很多,楊蟬兒只能慢慢的添置了.

因為這次事件的發生,楊蟬兒覺得自己有必要要配些常用的藥膏和藥丸在家里,也免得臨時要用的時候沒有,現在他們家沒田沒地,家里的主要進項都靠進山里,山里充斥著各種危險,受點小傷是常有的事情.

楊蟬兒的性格是想到了便要去做的,有了想法立刻想要動手,只是制藥的器具還沒做好,只好再等上兩日,明日她還得去村里張木匠家去一趟,像制藥用的工具像切藥刀,藥碾子之類的鐵具已經請鐵匠打了,一些制藥用的木質小工具要請張木匠幫她做,另外家里頭常要用的板車這類的工具也要請張木匠打上幾件,這些大件的東西向人家借個一兩次還行,總是借用人家的也不好,桌凳也要打上一套,不然吃飯連個坐的地方也沒有實在不方便,還有櫃子也要打一個才好,不然家里的東西都沒地方放,楊蟬兒盤算著決定到時候干脆把趙氏一起拉去張木匠家,她兜里雖然有些銀子,還留著有別的用處呢,不能一兩次就給花了.

想著想著,楊蟬兒迷迷糊糊的就睡著了,不知睡了多久就聽到趙氏等人窸窸窣窣穿衣服下炕的聲音,楊蟬兒眼睛眯開一條縫,瞅了瞅外頭天還沒亮,去集市得趕早,還要臨時殺麂子,所以又比平日起早了些,楊蟬兒閉著眼睛摸索著自己的外套也要跟著起床,被趙氏用手壓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