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第20章 趕大集 2
楊蟬兒最近打聽了一番才知道村子里除了種些稻谷小麥,還有幾種常見的白菜蘿蔔等,農作物的種類少的可憐,這次趕大集看能不能多買到幾種種子,豐富一下蔬菜的種類,如果能種出多些蔬菜不論是平日里吃還是拿到集市上來賣都是好的.

一家人到的時候已經有不少人擺好了攤子,街道上人慢慢的開始多了起來,楊蟬兒他們也找個了空位置把東西都擺開來,其他從四里八鄉趕路過來的村民也都和楊蟬兒他們一家一樣,找了個地方把貨物擺放出來,有的人和楊蟬兒他們一樣天還沒亮就出了門,還有更遠的是昨天傍晚就開始趕路,一早才趕到的,在楊蟬兒他們旁邊擺攤的兩個人就是鄰縣過來的,昨天晚上出發趕了一夜的路剛剛才到,這會在包子鋪里買了幾個包子大口的吃著,還時不時的喝上兩口小酒,借著酒驅散身上徹夜趕路沾染的寒氣.

這兩個漢子擺在地上的除了一些干貨還有小動物的皮毛之類的,還有幾個瓶子,里面裝著的是藥酒,其中有兩瓶還是用蛇膽泡的,另外放著個簍子封的很嚴密,楊蟬兒聽力不錯,聽到里面有嘶嘶的響聲,就知道這里面是什麼了,看來這兩個中年漢子還是有些道藝的,這個時代的捕蛇者很少,這個行當危險性不消說,捕蛇者一般都懂些草藥知識,但是真正精于此道者少之又少,遇上一般的毒蛇還能勉強應付,若是真遇上劇毒的不小心被咬上一口,那性命就要交代出去了,所以不是生活不下去了誰願意冒著性命危險去山林抓蛇,就算有好本事也架不住個萬一.

這會人還不多,只偶爾有人過來看看,楊蟬兒閑著無聊想四處走走看看,趙氏和五郎都不放心拘著楊蟬兒不許亂走,說等賣完了手上的貨物再帶楊蟬兒逛去,楊蟬兒沒辦法只好和鄰邊擺攤的大叔閑聊打發時間,那兩個漢子見著楊蟬兒這個嘴甜的小姑娘也挺歡喜,和楊蟬兒說著話逗趣,楊蟬兒想知道什麼只要不是什麼緊要的都知無不言,這兩個漢子是兩兄弟,算是有些見識的,只不過因為遭家住之禍困難潦倒至此,楊蟬兒聽到他們講的一些趣聞聽得津津有味,直到太陽高高掛起集市上的人漸漸多起來,攤子上來了人兩個漢子和楊蟬兒他們家都要做生意這才打住.

遠處一群痞子模樣的人以一個身著綢緞面露傲慢與****的少年為首,從街頭晃悠悠的往楊蟬兒他們這邊走過來,不時地在街邊的攤子上東看看西瞧瞧,遇上什麼好吃的拿上一兩個往嘴里送,而路邊擺攤的人卻不敢說什麼,只恭敬的把一定數量的銅板奉上,那些人收了錢倒也不再為難.

楊蟬兒看到自然知道這群人是做什麼的,上次在集市擺攤的就知道了,他們是來收攤費亦或者說是保護費的,收了錢便可保障你在這一帶平平安安的做生意,為首的少年是鳳山縣城里的土霸王金三郎,據說他還與官府交情匪淺,府城里的某位大官兒就是他家親戚,當然這也是聽說,具體如何就不知道了.楊蟬兒最近打聽了一番才知道村子里除了種些稻谷小麥,還有幾種常見的白菜蘿蔔等,農作物的種類少的可憐,這次趕大集看能不能多買到幾種種子,豐富一下蔬菜的種類,如果能種出多些蔬菜不論是平日里吃還是拿到集市上來賣都是好的.

一家人到的時候已經有不少人擺好了攤子,街道上人慢慢的開始多了起來,楊蟬兒他們也找個了空位置把東西都擺開來,其他從四里八鄉趕路過來的村民也都和楊蟬兒他們一家一樣,找了個地方把貨物擺放出來,有的人和楊蟬兒他們一樣天還沒亮就出了門,還有更遠的是昨天傍晚就開始趕路,一早才趕到的,在楊蟬兒他們旁邊擺攤的兩個人就是鄰縣過來的,昨天晚上出發趕了一夜的路剛剛才到,這會在包子鋪里買了幾個包子大口的吃著,還時不時的喝上兩口小酒,借著酒驅散身上徹夜趕路沾染的寒氣.

這兩個漢子擺在地上的除了一些干貨還有小動物的皮毛之類的,還有幾個瓶子,里面裝著的是藥酒,其中有兩瓶還是用蛇膽泡的,另外放著個簍子封的很嚴密,楊蟬兒聽力不錯,聽到里面有嘶嘶的響聲,就知道這里面是什麼了,看來這兩個中年漢子還是有些道藝的,這個時代的捕蛇者很少,這個行當危險性不消說,捕蛇者一般都懂些草藥知識,但是真正精于此道者少之又少,遇上一般的毒蛇還能勉強應付,若是真遇上劇毒的不小心被咬上一口,那性命就要交代出去了,所以不是生活不下去了誰願意冒著性命危險去山林抓蛇,就算有好本事也架不住個萬一.

這會人還不多,只偶爾有人過來看看,楊蟬兒閑著無聊想四處走走看看,趙氏和五郎都不放心拘著楊蟬兒不許亂走,說等賣完了手上的貨物再帶楊蟬兒逛去,楊蟬兒沒辦法只好和鄰邊擺攤的大叔閑聊打發時間,那兩個漢子見著楊蟬兒這個嘴甜的小姑娘也挺歡喜,和楊蟬兒說著話逗趣,楊蟬兒想知道什麼只要不是什麼緊要的都知無不言,這兩個漢子是兩兄弟,算是有些見識的,只不過因為遭家住之禍困難潦倒至此,楊蟬兒聽到他們講的一些趣聞聽得津津有味,直到太陽高高掛起集市上的人漸漸多起來,攤子上來了人兩個漢子和楊蟬兒他們家都要做生意這才打住.

遠處一群痞子模樣的人以一個身著綢緞面露傲慢與****的少年為首,從街頭晃悠悠的往楊蟬兒他們這邊走過來,不時地在街邊的攤子上東看看西瞧瞧,遇上什麼好吃的拿上一兩個往嘴里送,而路邊擺攤的人卻不敢說什麼,只恭敬的把一定數量的銅板奉上,那些人收了錢倒也不再為難.

楊蟬兒看到自然知道這群人是做什麼的,上次在集市擺攤的就知道了,他們是來收攤費亦或者說是保護費的,收了錢便可保障你在這一帶平平安安的做生意,為首的少年是鳳山縣城里的土霸王金三郎,據說他還與官府交情匪淺,府城里的某位大官兒就是他家親戚,當然這也是聽說,具體如何就不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