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18章 捕獵經驗 2
就如這捕獵的經驗,在他們這里只有經常山里的獵人才會知道,獵人的狩獵經驗是祖祖輩輩傳下來的從不輕易教授給外人,這可是門能夠養家活命的本事,就算山里的獵物是打不完的,獵人也不會把他們用鮮血和性命積累下來的經驗告訴旁人,讓旁人學了去,所以方圓百里除了幾家獵戶,平時沒什麼人敢進山里,最多在外圍轉轉,砍點柴火拾點菌子什麼的,再多運氣好的時候能抓到一兩只只野雞野兔的.

五郎甚至覺得他家蟬兒的本事比那些老獵戶還要厲害,知道的還要多,不過五郎雖然驚奇楊蟬兒的本事,卻從來沒有懷疑過,因著楊蟬兒說她活過來是因為菩薩顯靈,一家人都認為楊蟬兒忽然間懂得的東西是菩薩傳授指點的.

正午的時候,楊蟬兒正覺得有些餓了,五郎就從懷里拿出一個紙包來,里面是居然是兩個包子"蟬兒,吃吧."

"大哥,這包子,是娘沒有吃嗎?"楊蟬兒看著面前的包子,心里已有了猜測,肯定是娘親舍不得吃把包子留給自己了.

"娘吃了一個留了一個,還有一個……,其實昨天大家都只吃了一個,各自偷偷留起了一個,是要留給咱們蟬兒吃的,蟬兒快吃吧,吃飽了才有力氣."五郎說著從背簍里翻出了兩個野果,在衣服上擦了擦,然後啃了起來.

楊蟬兒看著心酸眼淚都要掉下來了,楊老三出征離開已經五年了,家里就剩下趙氏帶著幾個孩子,五郎身為家里最大的孩子,小小的年紀就擔起了家里的重擔,平素早起晚睡做活是最多的,吃的卻是最差的,但凡有什麼好吃的好用的都是先讓著弟妹.

"大哥,咱們一人一個."遞了一個包子給五郎, 楊蟬兒堅持五郎不吃她也不吃,五郎勉強接過包子,心里卻很熨帖,蟬兒是他們兄妹幾個里面年齡最小的,卻這麼懂事,也是最貼心可人疼的一個.

用繩套設下了許多處陷阱,因著楊蟬兒對環境觀察的准確和布置得巧妙,傍晚回家的時候已經套中了好幾只獵物,除了山雞野兔之類的小野物,還套著了兩只麂子,大的麂子有五十多斤,小的一只也有差不多四十斤,不得不說這山里的獵物多的讓楊蟬兒欣喜.

古代的環境沒有被破壞也沒有大肆的動物屠戮事件,不論是動植物還是其他的資源都很豐富,除了草藥,楊蟬兒遇到比較珍貴少見的樹木也會將其移進空間里,例如楠木,沉香,紫檀,黃花梨等等,都是有了上百年,甚至數百年樹齡的,這些要放在現代已經不是值錢兩個字,根本無價之寶,是不准砍伐的了.

當然楊蟬兒這些小動作都是在五郎沒注意的情況下做的,五郎怕妹妹遇到危險,將楊蟬兒看的緊,剛剛楊蟬兒把一顆已經八百年樹齡的紫檀移進空間的時候,就差點被五郎發現了,五郎明明見到不遠處有顆巨大的樹木,轉眼間居然不見了,楊蟬兒暗自唏噓,只說是五郎眼花了.就如這捕獵的經驗,在他們這里只有經常山里的獵人才會知道,獵人的狩獵經驗是祖祖輩輩傳下來的從不輕易教授給外人,這可是門能夠養家活命的本事,就算山里的獵物是打不完的,獵人也不會把他們用鮮血和性命積累下來的經驗告訴旁人,讓旁人學了去,所以方圓百里除了幾家獵戶,平時沒什麼人敢進山里,最多在外圍轉轉,砍點柴火拾點菌子什麼的,再多運氣好的時候能抓到一兩只只野雞野兔的.

五郎甚至覺得他家蟬兒的本事比那些老獵戶還要厲害,知道的還要多,不過五郎雖然驚奇楊蟬兒的本事,卻從來沒有懷疑過,因著楊蟬兒說她活過來是因為菩薩顯靈,一家人都認為楊蟬兒忽然間懂得的東西是菩薩傳授指點的.

正午的時候,楊蟬兒正覺得有些餓了,五郎就從懷里拿出一個紙包來,里面是居然是兩個包子"蟬兒,吃吧."

"大哥,這包子,是娘沒有吃嗎?"楊蟬兒看著面前的包子,心里已有了猜測,肯定是娘親舍不得吃把包子留給自己了.

"娘吃了一個留了一個,還有一個……,其實昨天大家都只吃了一個,各自偷偷留起了一個,是要留給咱們蟬兒吃的,蟬兒快吃吧,吃飽了才有力氣."五郎說著從背簍里翻出了兩個野果,在衣服上擦了擦,然後啃了起來.

楊蟬兒看著心酸眼淚都要掉下來了,楊老三出征離開已經五年了,家里就剩下趙氏帶著幾個孩子,五郎身為家里最大的孩子,小小的年紀就擔起了家里的重擔,平素早起晚睡做活是最多的,吃的卻是最差的,但凡有什麼好吃的好用的都是先讓著弟妹.

"大哥,咱們一人一個."遞了一個包子給五郎, 楊蟬兒堅持五郎不吃她也不吃,五郎勉強接過包子,心里卻很熨帖,蟬兒是他們兄妹幾個里面年齡最小的,卻這麼懂事,也是最貼心可人疼的一個.

用繩套設下了許多處陷阱,因著楊蟬兒對環境觀察的准確和布置得巧妙,傍晚回家的時候已經套中了好幾只獵物,除了山雞野兔之類的小野物,還套著了兩只麂子,大的麂子有五十多斤,小的一只也有差不多四十斤,不得不說這山里的獵物多的讓楊蟬兒欣喜.

古代的環境沒有被破壞也沒有大肆的動物屠戮事件,不論是動植物還是其他的資源都很豐富,除了草藥,楊蟬兒遇到比較珍貴少見的樹木也會將其移進空間里,例如楠木,沉香,紫檀,黃花梨等等,都是有了上百年,甚至數百年樹齡的,這些要放在現代已經不是值錢兩個字,根本無價之寶,是不准砍伐的了.

當然楊蟬兒這些小動作都是在五郎沒注意的情況下做的,五郎怕妹妹遇到危險,將楊蟬兒看的緊,剛剛楊蟬兒把一顆已經八百年樹齡的紫檀移進空間的時候,就差點被五郎發現了,五郎明明見到不遠處有顆巨大的樹木,轉眼間居然不見了,楊蟬兒暗自唏噓,只說是五郎眼花了.